1967年

1月

3日 在南京市太平路江苏饭店,“造反派”组织“江苏省工人红色造反总司令部”与另一派组织“南京市工矿企业赤卫队”发生大规模武斗,双方受伤致残多人,江苏饭店遭到严重破坏。当时,中央文革小组江青、张春桥等借这次所谓“南京一三事件”攻击、诬陷中共江苏省委“坐山观虎斗”,煽动“造反派”把矛头指向江苏省委。

6~7日 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三次与省委第一书记江渭清通电话,了解南京武斗和交通停断情况,提出处理建议和措施。其间周恩来总理两次接见南京大学红卫兵赴京造反团,提出现在首要的问题是要恢复交通。对挑起双方武斗的人要法办。

7日 省军区召开第五届党代会。选举产生由27名委员组成的第五届委员会。江渭清任第一书记。

9日 南京“造反派”组织强行接管中共江苏省委机关报《新华日报》社和江苏人民广播电台、南京人民广播电台。

16日 在上海所谓“一月风暴”影响下,江苏和南京的“造反派”组织在五台山体育场举行所谓“反对经济主义、粉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新反扑誓师大会”,强令数十名省、市领导干部上台接受批斗,并给他们戴高帽子,挂黑牌子,拉上卡车游斗。随后,在江苏各地掀起一股“批资产价级反动路线”的恶浪,省和各地的党政机关先后陷于瘫痪。

22日 《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夺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权!》。1月26日,江苏南京地区的“造反派”组织,向中共江苏省委和省人民委员会夺权。全省各地的“造反派”也先后对当地党政机关及企事业单位夺权。接着派性纷争愈演愈烈,武斗随之发生,社会秩序日趋混乱。

26日 南京大学文凤来、曾邦元等人,操纵南京地区“造反派”组织,先后夺了省、市党政机关的权。在夺权过程中,出现了观点不同的两派组织。此后,各高等学校内部和社会上的武斗事件日趋严重。打、砸、抢、抄、抓达到肆无忌惮的程度。

2月

8日 连日遭受批斗的中共江苏省委第一书记江渭清被毛泽东、周恩来接到北京保护起来。以后,江苏南京地区的“造反派”多次提出要将江渭清揪回南京批斗,都被毛泽东、周恩来拒绝。

上旬 省军区奉命参加“三支两军”(即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工作。

13日 “江苏省革命造反派联合委员会筹备委员会”宣布成立“文化革命保卫委员会”,夺取江苏省政法系统的权力。

3月

5日 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北京接见江苏及南京地区“造反派”代表,中共中央决定对江苏实行军事管制。3月10日,江苏省军事管制委员会成立。军管会由9人组成,杜平任主任,张才千、周贯五、赵俊、梁辑卿任副主任。5月24日,增补吴大胜、杜方平为副主任。省军管会下设两个班子:一是革命委员会,负责抓全省的革命;二是生产委员会,管全省的工农业生产和财贸工作。各地、市(省辖市)亦陆续成立军管会,县成立军管领导小组。

4月

6日 省军管会针对“文化大革命”以来大量农村、外地人员涌回城市的状况,发出《关于动员尚逗留在城镇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支边青年、支内职工、前几年精减下放人员立即返回生产岗位的通知》。

23日 省军管会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发出《关于坚决停止串连》的通知,27日,向全省发出《关于坚决反对经济主义歪风》的通知。

5月

14日 江青反革命集团成员张春桥、姚文元来南京,在中山东路体育馆召开的有各“造反派”组织参加的大会上发表讲话,吹嘘“文化大革命”以来的所谓大好形势,煽动“造反派”把斗争的矛头始终对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

31日 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得知徐州等铁路枢纽站因两派武斗,使津浦等铁路干线处于瘫痪状态,徐州铁路分局停开货车69列后,批示同意济南军区68军党委常委关于要求对徐州铁路分局火车站实行军管的请示。

6月

1日 凌晨,常州无线电工业学校(清凉寺内)发生大规模武斗,死亡1人。从此武斗不断。20日,常州市三轮车服务站发生武斗,毁坏房屋52间。7月25日,两大派群众组织在常春饭店、常州柴油机厂发生大规模武斗,死亡8人,重伤4人。9月11日至17日,两派群众组织武斗,共死亡78人,伤115人。武斗造成大批工厂停产,市内交通中断10天,沪宁线被迫中断11天,邮电通讯中断15天。

6日 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卫戍区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纠正最近出现的打、砸、抢、抓的歪风》的通令,发布制止武斗的通告。

19日 南京大学、南京工学院、华东炮兵工程学院“造反”组织成员300多人,冲进军管下的江苏省公安厅抢走档案材料60余件。24日中午,数千名“造反派”又包围公安厅大院,冲击公安机关。

22日 国务院批转《关于处理微山湖地区纠纷会议纪要》。这个纪要是根据周恩来总理4月27日的指示,由杜平召集苏、鲁两省和有关军区,于5月12日到30日在南京举行协商会议,对湖田及渔民陆居问题、湖产问题、水利问题达成的协议形成的。

7月

6日 南京汽车制造厂发生严重武斗,死亡3人,10余人受伤。

12日 张春桥在北京约见南京“造反派”代表,煽动他们“用全部力量向党内最大的走资派发动总攻击”。

14日 省军管会副主任吴大胜、杜方平针对无锡市近来武斗严重的状况,接见无锡市群众组织代表,要求立即停止武斗。

16日 江苏省第一条横跨长江的谏壁—泰州220千伏谏泰线建成,降低110千伏运行,1970年7月1日升压220千伏,泰州变电所同时投运12万千伏安主变压器1台。

17日 省军管会主任杜平等领导,召集南京地区两派组织负责人,要求他们贯彻执行中央和省军管会关于制止武斗的指示精神。

29日 苏州虎丘公社农民炸毁虎丘路端铁轨一根,致使铁路交通中断。30日,苏州火车站西面遭武斗破坏,迫使沪宁线苏州段停车59小时。8月21日,白洋湾又发生武斗,沪宁线苏州段再次被迫停车。

8月

3日 在林彪、江青等人的煽动下,南京地区部分“造反派”把“文化大革命”的矛头指向军内,冲击南京军区,强占军区政治部办公大楼,并在南京军区政治部大楼前广场召开批判军区主要负责人的大会。

4日 南京的“造反派”在中央门外南京砖瓦厂一带发生严重武斗,共死亡9人,伤130多人。

15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决定派出一个调查组,到江苏调查了解和协助解决江苏省和南京、无锡、苏州等地“文化大革命”运动中的一些问题。9月4日,中央调查组、省军管会和南京地区各派组织达成《关于坚决制止武斗的协议书》。

31日 徐州发生大规模武斗。这次武斗事件是山东王效禹及其主要支持者(在部队)策划指挥的围剿“支派”的统一行动。第一,这次行动有统一的“作战”部署。第二,新发了半自动步枪1200支,手枪50支及弹药。第三,调集山东数万人进入徐州“作战”。这次武斗的结果,“支派”据点被全部摧毁,许多人流血丧命,大部分厂矿单位停工停产。不同观点的成员大批外逃。事后统计,大约有5000余名“支派”流落上海、南京一带。“淮海8.31”总部(支派)在南京恢复组织,进行活动。

9月

8日 江苏省军管会发出《关于进一步动员逗留城镇的下乡、支边的知识青年和其他下放人员返回农村、边疆的通知》。

11日 省军管会发出《坚决贯彻执行中央对南京三派〈关于坚决制止武斗的协议书〉的批示》。

15日 由水电部派员主持,山东、江苏两省有关专区、县派代表在临沭县对石梁河水库蓄水和库区移民问题进行协商,9月28日达成协议,形成《关于石梁河水库蓄水和库区移民问题的会议纪要》。

28日 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和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在北京接见江苏暨南京地区各派群众组织的代表。周恩来指出南京军区主要负责人是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人,不能打倒。要求各派群众组织立即停止武斗,联合起来。

10月

14日 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发出《关于大中小学校复课闹革命的通知》,要求各地大中小学校一律立即开学,边教学边改革,逐步提出教育制度和教学内容的改革方案。全省各地大中小学陆续开学复课,但也有不少学校并未真正复课,或复而又停。

18日 根据中央指示,江苏省军管会主任杜平率领江苏省和南京、苏州、无锡、常州、南通、扬州、镇江等地的军管会及“造反派”组织代表,去北京向中央汇报江苏省“文化大革命”的情况。在京期间,受到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等领导人的多次接见。周恩来详细听取代表团的汇报,告诫大家不应把矛头指向人民军队,南京军区的主要负责人不能打倒,要求各派组织多作自我批评,认真搞好联合。

21日 苏州市财贸部门因两派斗争,致使出口物资和人民生活物资的调运受到严重影响,市内近半数粮店已中断供应。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得悉这一情况,指示南京军区政委杜平和省军管会在京人员约苏州两派代表和当地驻军负责人谈话,解决此事。

30日~11月8日 江苏省军管会生产委员会召开全省工业、交通政治工作会议,号召活学活用毛泽东著作,夺取革命生产的双胜利,并做好明年生产的准备工作。

12月

14日 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北京接见江苏造反派代表,批评造反派冲击港务局的行为,要他们支持军管会。周恩来指出,不能把军管制度冲掉,港务局无论如何要军管,两派都要服从军管会。军管会的威信无论如何一定要树立起来。

25日 常州“工农学”组织成员用机枪扫射14次旅客列车,打伤旅客及列车员14名,其中重伤7名。沪宁铁路中断23小时。

是年 春、夏、秋持续干旱,淮河、沂河、泗水长期断流,洪泽湖干涸见底。从夏种到秋熟,雨量仅及常年的50~70%,比大旱的民国23年(1934年)还少,受旱面积达1960万亩。经全省1000多万人的奋力抗旱,仍获得农业的较好收成。

▲江苏省血吸虫病防治研究所查明全省有45个市、县流行血吸虫病,有螺面积达14.12亿平方米。

▲本年度,全省工农业总产值153.99亿元,其中农业产值65.19亿元,工业产值84.80亿元。国内生产总值99.20亿元。全年国民收入78.60亿元,财政收入17.02亿元。全年生产粮食1534.05万吨,棉花38.45万吨,油料23.49万吨,钢6.38万吨,铁9.06万吨,原煤406.28万吨,布6.49亿米。全年社会商品零售总额46.32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