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复苏和再受挫

抗日战争胜利后,江苏各地饱受日军蹂躏的实业家和广大职工积极重建家园,恢复工业,无锡、南京、镇江等地内迁的一批工厂纷纷回迁。江苏的棉纺织业、丝绸业和面粉业一度复苏。棉纺织业,无锡在战后恢复和发展最快。申新三厂的生产不仅得到恢复,而且有所发展,到民国37年(1948年)已有纱锭8.1万枚。庆丰纱厂恢复到5.2万枚。丽新纺织厂恢复到3.2万枚。常州的纺织工业也发展得很快,大成二厂曾经遭受日军的严重破坏,战后迅速恢复,还增加新的印染设备。大成三厂、大成一厂和民丰纱厂也都全面恢复生产。常州原有的布厂也都恢复和扩大生产。民国35年,常州还新办了忠远、利生、大同、协丰等25个布厂,以后又办了协和、振兴、元中、庆丰等19家小布厂。到江苏全境解放的1949年,江苏纱锭的总量恢复和发展到64.02万枚,比抗战前的民国26年拥有的纱锭总量61.55万枚还多2.47万枚,布机也有增加。面粉工业在战后也得到了恢复和发展。抗战期间,全省有机制面粉厂32家,战后一度发展到42家,生产能力也有所扩大。但是复苏只是有限的几个部门和有限的一段时间。由于国民党政府坚持独裁、发动内战和随之而来的恶性通货膨胀,还由于官僚资本的掠夺和洋货充斥市场,江苏国统区的民族工业在短暂的复苏后又纷纷停产、倒闭和破产。纺织工业尽管纱锭比战前增多,而纱产量远低于战前。民国35年江苏棉纱的年产量曾经达到过40万件,民国36年只产棉纱20万件,1949年只产棉纱25万件,分别下降了50%和37.5%。面粉工业全面瘫痪。民国37年,国民党政府限价强制收购面粉充作军粮,使面粉业损失惨重,纷纷倒闭。缫丝业、织布业亏蚀严重。民国37年12月16日《经济周报》报道:缫丝工业因原料价格上涨,而产品市价低,每担丝亏蚀5200元,约占成本的1/4。无锡丝厂全部关门。无锡布厂78家,民国37年只有61家开工,而棉纱配给不足,配纱价格昂贵,为此纷纷倒闭。为中国近代工业作出成就的荣德生,曾有大展宏图的“天元计划”,由于国民党特务和黑社会匪徒密谋敲榨勒索,制造了震惊全国的“荣德生绑架案”,加上国民党政府一系列倒行逆施,“天元计划”不得不大加收缩。据荣宗铨在《乐农自订行年纪事续编》记载,荣德生曾多次愤慨地指出:蒋介石“忘了民生疾苦,不顾人民负担,一贯其高物价和重税政策,以致民怨沸腾”,“若不从根本解决,甚难收效,数年之后,势将无法收拾”。抗日战争期间和解放战争期间,抗日民主根据地和解放区也兴办了一些工厂,其中较大的有淮南纱厂、光华化学厂、华新烟厂、新群烟草公司等一批印刷、制革、被服、纺织、制烟厂和军工厂、军需厂,在国民党发动内战期间,也遭受严重的破坏。

江苏工业的发展,从甲午战争以后起步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经历了半个多世纪。据不完全统计,1949年江苏共有25人以上的工厂3000多家,工业总产值15.89亿元。其中轻工业总产值15.01亿元,重工业总产值0.88亿元。纱、布、面粉、水泥、硫酸、合成氨等产品处于当时国内先进水平。但是,这些企业的设备,多数是购进英、德、日等国的旧设备,包括原棉在内的很多原料依靠进口,发展速度受着列强的制约和侵扰。企业管理除解放区的工厂外,绝大多数带有封建色彩,工厂主利用封建把头统治工人,“卖身契”、“抄身制”、“体罚”等一应俱全,严重制约生产力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