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近代贸易、金融

清道光二十年(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道光二十二年七月二十四日(8月29日),中英签订《南京条约》规定上海等“五口通商”,中国的贸易中心逐步由广州转移到上海。江苏沿江地带深受影响。咸丰八年(1858年)五月(6月),中英、中法签定《天津条约》,辟南京、镇江为商埠。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甲午战争以后,中日《马关条约》辟苏州为商埠。这些商埠给江苏的商业和金融业的发展,打上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烙印,对外贸易长期由外商垄断经营,海关为外人把持,外商向江苏倾销洋货,并掠夺中国资源出口。

江苏最早的对外通商口岸镇江,于清咸丰十一年正式开辟为商埠,并设立海关,对外贸易日趋活跃。据镇江海关统计,从同治四年到光绪二十年(1865~1894年),镇江进出口贸易总值银共37485万海关两,平均每年1249.5万海关两;从光绪二十一年到宣统三年(1895~1911年),镇江进出口贸易总值共49573万海关两,平均每年2916万海关两,为前一时期年平均值的2.33倍。镇江开埠初期,进口货由上海洋行转运镇江销售,同治十一年(1872年)开始办理洋行直接进口业务,货源主要来自港澳地区。各国洋行直接到镇江倾销的商品主要有:鸦片、棉布、呢绒、煤油、食糖、纸烟、罐头、木材及各种食用消费品等。进口量最大的为鸦片、棉布、煤油、食糖。鸦片当时公开进口,英商怡和洋行是最大的鸦片进口商。从光绪二年到十年(1876~1884年),鸦片年进口量都超过10000担。光绪九年进口鸦片11514担,占全国进口量的17%,占当年镇江洋货进口值的72.8%。到民国2年(1913年)鸦片才停止进口。除鸦片外,进口的商品,据光绪十五年海关统计,有棉布224万疋、煤油188.1万加仑、食糖52万担等。出口商品主要有丝、绸缎、油料、药材、禽蛋、牛皮、猪鬃、茶叶等几十种商品。从宣统元年到民国7年(1909~1918年),共出口丝6241担。从民国元年到6年,出口绿茶250担,此后日渐减少。当时在镇江的洋行主要有美商美孚公司、德士古公司、英商亚细亚公司、怡和洋行、太古洋行、日商三井洋行、怡泰洋行等。光绪三十四年以后,沪宁、津浦铁路相继通车,镇江港港口逐年淤浅,外地出口商品大多改道或直运上海出口。民国14年,设在镇江的外商洋行及进口商行先后迁往上海,镇江的对外贸易渐趋衰落。从同治四年到民国21年(1865~1932年),洋货进口总值共74041万海关两,土货出口总值共23508万海关两,进出口贸易逆差达50533万海关两,大量的白银因此外流。民国26年,日军侵占镇江,镇江海关关闭。

镇江沦陷前,镇江的对外贸易也促进了对内贸易。镇江的沿江地带,货栈林立,商店密布,形成商业中心城市。各类行商分类集聚,服务行业遍布街巷。清光绪三十四年到民国25年(1908~1936年),镇江仍有十大行业,即钱庄、绸布、南北货、粮油、油麻糖香、铜锡五金、木材、药材、颜料、煤和铁锅等。日军侵占镇江后,商业区35处繁华地段付之一炬,商业随之一蹶不振,萧条衰落。钱庄是镇江十大行业之首,极盛时有60多家,形成了与镇江内外贸易相适应的金融业。金融界人才辈出,先是陈光甫在上海创办上海储蓄银行,经营得法,成为全国著名的银行家。以后陆续出现了不少银行界的人士,故有“无镇不行”之说。

苏州曾经是古代经济的繁荣之地,是江苏通往海外的门户,货物集散的市场。清代初期为鼎盛时期,近郊浒墅关为“十四省商品辐射之所,商船往来,日以千计”。各省商贾竞相在苏州设置会馆、公所,据《中国现代化的区域研究·江苏省》记载,外省和本省商人近代在苏州建立的会馆、公所共有40个,使苏州成为全国称著的内外贸易转口中心。进入近代,苏州对外通商贸易的地位逐步为上海所代替。清光绪二十二年,根据中日《马关条约》的规定,苏州辟为通商口岸,设海关于葑门外觅渡桥堍,但贸易势头已非昔日可比,进出口贸易受控于外国洋行,商业范围日渐狭窄。进口以洋烟、洋油、洋布等为大宗;出口以近郊的丝、茶、油料、工艺品为大宗。民国26年,苏州为日军占领。抗日战争胜利后,海关奉国民党政府之命闭关。据《中国海关册》记载:民国11年出口货值2009.5万海关两,为进口值的3.65%。此后每况愈下。国内商业也有所下降,但仍不失为太湖地区的商业中心。苏州的金融业,在清末民初,操纵于钱庄、典当、票号之手。光绪十年成立永丰钱庄,民国元年成立江苏银行,继而中国交通银行等分支机构陆续开业,逐步取代了钱庄。

南京是中法《天津条约》规定的通商口岸。太平天国运动失败后,大批洋货涌入南京,清光绪二十五年始设金陵海关。进出口贸易,清光绪二十六年到宣统三年(1900~1911年)累计出口值只有3558海关两,为数极微,而进口值为650万海关两。民国元年到20年(1912~1931年)累计出口值5870万海关两,进口值8040万海关两。南京的国内贸易近代有所发展。沪宁、津浦铁路通车以后,南京成为全国近代的重要商业中心之一。民国16年,国民政府建都南京,南京市场趋于繁荣。到民国25年,南京有各类商店1.3万多家,店员8万多人,资本额1240万元。民国26年,南京沦入日军之手,市场萧条,经济萎缩。抗日战争胜利后,南京又成为美国倾销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剩余物资的市场。民国37年进口值达17亿元。国内贸易中消费性行业发展较快。南京市的近代金融始于大清银行在南京设立的分行。民国元年设中国银行、江苏银行的分行。至民国15年,南京的金融业已初具规模,民国16年以后,随着南京成为全国的政治中心,金融业迅速发展,民国23年共有银行20家、钱庄29家,保险业、信托业也开始兴起。1949年初,南京有中央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中国农民银行、中央信托局、邮政储蓄汇业局、中央合作仓库等“四行二局一库”和英国汇丰银行的分支机构。至此,计有官办、官商合办银行134家、商业银行25家、外资银行1家、钱庄23家、信用合作社34家、保险公司33家。

江苏的对外通商口岸,除上述3个市外,还有应英、德、意领事要求开埠的浦口、无锡,自行开放的有东海、海州、铜山、徐州等地。

清咸丰十一年到民国12年(1861~1923年)江苏省被迫和自行开放的通商口岸

设 埠 年 月
(正式辟为商埠时间)
商埠名称 设埠经过
1861 镇  江 由《中英天津条约》(1858年6月26日签订)第十款规定辟为商埠
1896.9.26 苏  州 由《中日马关条约》(1895年4月17日签订)第十款规定辟为商埠
1899.5.1 江宁(南京) 《中法天津条约》(1858年6月27日)第六款规定辟为商埠
1905 东  海 自行开放
1912.8.1 浦  口 因英德领事要求,由两江总督刘坤一于1900年起筹备开埠,1912年袁世凯上台后同意开放
1921.2 海  州 1905年10月24日,由两江总督周馥奏请自行开埠
1922 铜  山 自行开放
1922.8.7 徐  州 江苏省长韩国钧呈请开埠
1923 无  锡 1906年7月中意修订商约时,意国领事曾索开无锡、绍兴两地为通商口岸,至1923年无锡官商呈请自开
  资料来源:《中国代近国民经济史参考资料》第三册152~159页。

江苏在近代对外贸易发展的过程中,有些传统产品多次参加各种国际博览会。如无锡永泰丝厂生产的双鹿牌厂丝,常州的斜纹布、孟河绉、梳篦,淮阴、南通的酒类,扬州的漆器等都曾经获得各种博览会的金奖、银奖或好评。

在对外贸易发展的同时,无锡、常州、南通、徐州等地国内贸易也都各有特色地发展起来。无锡被誉为“小上海”,19世纪末、20世纪初就有丝、棉、米、油、皮、毛等大宗产品远销国内外市场。米市成为“锡邑百业之首”,全国“四大米市”之一。抗日战争前夕平均年吞吐粮食达到1200~1500万担。无锡由于纺织工业、丝绸工业发展迅速,被称为“布码头”、“丝都”。徐州以市场广阔称著,清末以粮食、杂货、广货、绸缎、钱庄五大行业为特色,民国9年有各类同业公会48个。民国11年自请开埠以后,又增加了银行、皮行、煤油等行业。常州以木、豆、钱、典四大行业为盛,有“常州商业,首推木业”之说。南通的棉花、纱、布极有实力,形成以花、纱、布为特色的三业交易市场。这些城市的发展,都受到国际市场的影响和日军侵华战争的破坏。抗日战争胜利后,国统区由于通货恶性膨胀,投机资本急剧增多,金融行业畸形发展,对经济起着破坏作用。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的10多年间,淮阴、徐州、连云港、扬州、泰州、南通一带的抗日民主根据地、解放区民主政权,建立了自己的商业和金融系统,发行地方货币,抵制汪伪发行的伪币和国民党的恶性通货膨胀政策,保护了根据地和解放区人民的利益。为了适应近代商业发展的需要,从清光绪二十八年起,江苏各地先后成立了商会,据《民国六年年鉴》记载:民国元年,省内苏州、常州、镇江、太仓、江宁、扬州、淮安、徐州、海州、通州、海门等11个市、县就有商会55个,会员1.8万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