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宏观管理的改革

改革开放以来,宏观经济管理的改革经历了从开始承认市场调节,以市场调节为辅,到逐步减少计划调节的范围和内容,不断扩大市场调节的比重;从以行政手段直接调控为主,到运用经济手段为主,间接调控经济;从中央高度集中管理为主,到适当扩大地方权力,特别是企业的自主权。中共十四大以后,江苏在建立市场经济体制的过程中,加快了计划、价格、财政、金融、投资等体制的进一步改革,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律,运用经济、法律和必要的行政手段,对国民经济进行合理的调节。

计划体制改革。在改革开放以来已经取得重要成果的基础上,进一步减少了指令性计划指标和对微观经济的直接管理。进一步精简了年度国民经济计划的内容和指标,逐步完善了以指导性计划为主的计划调控功能,初步建立了计划、金融、财政之间相互配合和协调运用宏观经济政策和经济杠杆的机制,从而保持了经济总量平衡,推动了经济结构的优化,实现了江苏经济持续、快速增长。计划工作的重点开始转入:从省情出发,研究制订发展战略;搞好经济发展预测,根据社会发展需要和社会物力、财力的可能,进行综合平衡,分析研究投资、消费和出口需求,以正确确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长期战略目标和年度实施目标;制定产业政策,组织实施工业结构优化调整;集中必要的财力、物力,保证重点建设,特别注意加强农业和能源、原材料和水利、交通、邮电等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建设,对投资规模和投资结构进行调控;对关系到国计民生的重要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如电力、成品油、民用燃料、食盐、农用化肥、农药、粮食、棉花、油料、蚕茧、常用药品等运用经济的和必要的行政手段进行适当调控。

价格体制的深化改革。减少价格的直接调控,加强和扩大间接调控,加强价格监测、监审,不断探索适应市场经济体制的价格管理办法和价格调控体系。主要改革措施有:完善价格总水平目标责任制;抓紧制订价格法规,依法管理价格。1994年,省人大颁发《江苏省价格监督检查方法》、《江苏省制止不正当价格行为和制止牟取暴利的规定》等,以及制订了有关定购粮食调拨销售作价、饲料价格、农村电价、经济适用住房价格、私营企业价格管理等专项管理办法;加强价格监测、预警预报制度,强化价格监审,对基本生活必需品和服务价格实行价格申报,提价备案等制度;建立粮、棉、油、肉、糖等重要商品储备制度;建立市场物价调节基金和重要商品销售实行限价措施;实行市场明码标价制度;继续改进价格结构,适时调整部分基础产品和服务收费价格等;治理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开展物价检查整顿等。

财税体制的重大改革。根据国家统一部署和规定,1994年开始执行新的分税制的财税体制,取消了中央对省、省对各地1988年以来实施的收入递增包干的财政体制。1994年,省政府制定颁发了《关于分税制财政管理体制的实施办法》,规定了省对各市也相应实行分税制的财政体制。这一体制正确处理省和各市的分配关系,省从各市今后收入的增量中适当集中一部分,以增加省级财力和调控能力。还对地区间的财力作了合理调节,经济较发达地区,适当支援一部分,扶持欠发达地区。为了适应分税制,及时组建了国家税务局和地方税务局。对企业利润分配制度也进一步作了改革,取消了利润上交承包办法,改按统一的所得税率征收所得税。新的财税体制实施后,江苏财政税收有了较大增长,省级财力也有所增强。

金融体制改革稳步推进。人民银行从过去分资金、分规模向主要从事金融监管、调剂头寸、经理国库、联合清算、外汇管理等中央银行的职能转变。国有商业银行按市场经营机制运行,推行资产负债比例进行管理,加强其风险防范机制和内部约束机制。发展和完善商业银行体系。华夏银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广东发展银行、招商银行、日本东京三菱银行、日本住友银行等相继来江苏设立分支机构。农村信用社按合作制原则,一半以上完成了规范工作。分离了农业银行政策性业务,组建了省农业发展银行。顺利实现了外汇官方汇率和市场调剂汇率的并轨,实行了以市场供求为基础的、单一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取消了外汇留成和用汇审批,实行银行结售汇制。停止使用和限期收兑外汇券工作。加强外商投资企业的外汇管理。规范完善金融市场,整顿了金融秩序。

投资体制改革开始突破。在投资来源上,在过去运用预算拨款、银行贷款、建立发展基金(资金)、集资等方式的基础上,对股票、债券等直接融资方式开始进行积极的探索。利用境外资金的渠道和规模不断扩大。在建设项目的管理上,开始推行项目法人负责制、招标投标制、项目监理制与资本金注入制;在投资管理上,划分为基础性、竞争性和公益性三种类型,探索对竞争性项目的投融资进行市场调节的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