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某些领域的成就及原因

“文化大革命”期间,江苏经济几度遭到严重破坏和干扰,但在曲折的过程中,某些领域仍取得了进展和成果。例如,著名的南京长江大桥于1968年建成通车;全省建成投产的大型企业231个,其中有一部分是从国外引进的技术比较先进的成套设备和装置;煤炭、钢铁等基础工业有所增强,机械、电子、化工、轻纺等工业有新的进展;农用工业的比重显著增加;乡镇工业开始崛起;工业产值历史性地超过农业产值。在农村,进行了较大规模的水利基本建设,到1974年底,全省已初步建成标准不高的防洪、防涝、防潮、防旱、防渍的5套水利工程体系,扩大了高产稳产农田的面积,并进行了耕作制度的改革,选育和推广优良品种。工农业总产值10年来平均年递增率为9.2%,国民收入年递增率为5%,国内生产总值年递增率为4.9%。

江苏经济的某些领域之所以能够取得进展和成果,主要是由于:(一)广大工人、农民、干部、知识分子以及人民解放军指战员反对和抵制林彪、“四人帮”的极左路线,使“文化大革命”对江苏经济破坏的程度和范围受到限制。(二)十年“内乱”在时空上不平衡,各个时期、各个地区和单位所遭受的破坏程度不一样。从时间上看,“文化大革命”十年中,江苏经济遭受破坏较严重的年份在1967年、1971年、1976年这三年,其间,剧烈的动乱每年只有几个月,其余大部分时间是小动小乱,生产和建设尚能断续进行。从空间上看,城市与城市、地区与地区之间所遭受的破坏程度也不同。经常处于动荡状态的城市和地区有南京、苏州、徐州、连云港等,这几个市经济建设所受干扰和冲击较大,其余大部分市、县的经济形势则比较稳定,保持了生产的连续性。(三)所有制的形式不同,所受的破坏程度也不一样。例如,国营大型企业是全民所有制企业,是“四人帮”及其党羽发展帮派势力和开展派性斗争的主要场所,企业吃国家的“大锅饭”,帮派势力煽动停工停产搞武斗、打“内战”有了物质条件。因此,这些单位一般乱得早,持续时间长,生产受到的破坏程度大。而城镇集体所有制企业,不生产就发不出工资,不发展生产就不能增加收入。农村人民公社是集体所有制,必须坚持生产、发展生产,才能增加农民收入,才能保证自己的口粮和完成国家的粮食征购任务。这些地区和单位,所受破坏相对小些。(四)周恩来在1971年9月林彪反革命集团破灭后,主持党中央、国务院的日常工作,对各省、市的经济工作进行了正确的指导;邓小平在1975年主持中央日常工作对经济工作进行了全面整顿。所有这些,对江苏的经济取得进展和成果都起了很大的作用。(五)在落实干部政策中,起用了一批原来的各级党委和政府的领导干部,让他们在各级革命委员会中主持或参加经济建设和生产的领导工作,对经济的恢复与发展起了重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