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园 林 艺 术

江苏山清水秀,风景如画。山不高而嶂秀峰翠,流不急而波光如鉴;黄海、东海银涛堆雪,长江、大运河彩虹如织,太湖、洪泽湖烟波浩渺,淮北平原、江淮平原、滨海平原、长江三角洲绿浪无垠,紫金山、云台山、穹窿山、焦山、狼山碧玉点缀。全境宛如一座大花园,自来就妙得天然园林之趣。

春秋时期,吴王阖闾、夫差相继兴建姑苏台、长洲苑,规模包括太湖中的洞庭东、西山及太湖东北岸(今无锡至苏州境),苑内山峦湖泊星布,有馆娃宫、消夏湾、华林园、百花洲、避暑宫、采香径等诸多景点。吴王宫苑的出现,标志着我国园林以“夯土高台建筑”为主体的台榭向大型宫苑群与自然风景区一体化的山水宫苑的转变,开秦、汉上林苑等皇家园林的先河。秦、汉之际,项羽在彭城(今徐州)建戏马台,名虽为“台”,实际以天然丘陵代替夯土台基,用以凭高骋目,流览山麓一带的平川戏马,其因地制宜、浑然天成的原则,与吴王长洲苑等一脉相承。

晋元帝渡江,建康(今南京)屡为国都,帝王将相、名门望族乃至骚人画师僧道隐士,崇尚自然,竞以野逸为高,逐渐形成以自然山水审美为中心的文化时尚,推动了江南园林艺术的发展。其间,园林艺术不求形似的写实,重在追求会心的神似,从而开创了写意山水园。众多名人、画家、文学家频频涉足园林,加速了诗、书、画、园林的融合,使江南园林在意匠、布局、环境因借、掇山理水、装修陈设、品题点景等方面,揉合了多种艺术形式,并在后代发展为将“诗情画意”写入园林的一整套技法,最终形成中国园林的民族形式,为世界园林艺术作出了独特的贡献。

宋元以后,商品经济活动趋于频繁,城市街道繁荣、生活便利,多数官僚地主进住城市,江苏城市随之出现众多的中小型私家园林。身居闹市而兼有山林之乐,宅园有限而求其小中见大,促进了造园技法的发展,并造就了吴江计成、华亭(今松江)张涟、扬州朱若极(石涛)、寓居南京的李渔以及张南阳等造园名家。计成所著《园冶》是我国古典园林创作技法的经典著作,与日本古籍《作庭记》同为东方古代造园学界的两大名著。

江苏园林绝大多数都是私家园林,面积大者数十亩,小者一二亩,最小者甚至只有百余平方米。园虽小而景深远,境虽隘而意无穷。园景的主要特点,是水取其清澈、曲折,石取其瘦、皱、漏、透,路取其萦回通幽,花木取其色、香、姿俱佳,干、枝、叶、花兼丽,房屋取其小巧、玲珑、精致、细腻。其独特的造园艺术,在古代曾对皇家园林产生重要影响,在当代影响力甚至超越省界、国界,达于西到新疆、北到黑龙江的全国各地,和远至欧洲、北美的世界许多国家。

江苏历代古典园林总计多达三四百个,主要分布在苏州、扬州、南京、无锡等地。苏州拙政园和留园与北京颐和园、承德避暑山庄并称为中国四大名园。其中,拙政园是江南园林的代表,原为东晋戴、唐陆龟蒙故宅地,明正德年间(1506~1521年)王献臣在此筑园,取晋潘岳《闲居赋》“灌园鬻蔬……此亦拙者之为政也”之意,由此得名。全园占地面积5.2公顷,总体布局以水为中心,水面占总面积的三分之二,凡亭槛台榭,均因水为势,与苍松花木交相掩映,具有典型的江南水乡特色。其艺术布局疏朗开阔,怡然清幽,富有自然情趣。留园始建于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得名于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以结构严谨、精巧雅致见长。园内建筑主庭五峰仙馆(楠木厅),宏伟宽敞,雅致精丽,为江南厅堂的典型代表。庭园主景“冠云峰”高6.5米,为苏州园林中太湖石峰最高者,相传为宋代“花石纲”遗物,嵌空瘦挺,蔚为奇观。留园的紧密结构和拙政园的疏朗境界,相互映衬,并称苏州园林二绝。无锡寄畅园建于明正德五年(1510年)前后,全园顺园外自然山水环境,创园内精巧布局,西借惠山、东借锡山,一园巧纳二山,二山显赫一园,深得借景之妙;巧引二泉水源,伏流入园,最有天成之趣。清康熙、乾隆每次南巡,必游此园。乾隆还曾在北京清漪园(颐和园)内仿寄畅园而建“惠山园”(谐趣园)。

此外,苏州的网师园、环秀山庄、沧浪亭、怡园、耦园、狮子林,南京的瞻园、煦园,扬州的寄啸山庄(何园)、个园、瘦西湖,常熟的燕园,吴江的退思园,如皋的水绘园等,也都名闻遐迩,在园林艺术方面有一定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