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大跃进”和国民经济调整时期文化事业的曲折发展

1958~1960年,在“大跃进”的急风暴雨中,江苏的文化事业也被深深地卷进这一时代漩涡中。违背客观规律,不顾主客观条件和可能,急于求成,一味盲目“大办”,片面追求数量、忽视质量的现象,充斥教育、科技、文艺、卫生、体育等各个领域。全省高校一度猛增到80所,比1957年增加了65所,在校学生7万多人,每个地区(市)都新建了工、农、医、师一整套大专院校;中等专业学校猛增到354所,在校学生12.15万人,每个县都办了师范、卫生和其他专业学校;兴办农业中学6000余所,在校生多达25万多人。全省县以上科研机构发展到242个,职工9806人。全省9个地、市和宝应县都成立了出版社,报纸、期刊、广播在“大写文章”、“大唱诗歌”方面作了一些片面的宣传报道,助长了浮夸风等错误的蔓延。有的图书馆弄虚作假,成了所谓“百万册藏书的先进县图书馆”;有的图书馆在“普及图书”和“开门办馆,送书上门”等口号的影响下,把大批图书分散送往农村,使不少图书丢失。文博领域大搞“县县社社大办博物馆”,并推广所谓“三天办成一个博物馆”和“只花几分钱办成一个博物馆”的“先进”经验,在省馆支援县馆的做法中有些包括宫廷瓷器的文物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坏。1958年大炼钢铁的狂涛中,建于北宋皇二年(1050年)的江宁县牛首山辟支佛塔被拆除,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卫生界还下达了限期消灭血吸虫病等多种疾病、限期“除四害”(指四种害虫),实现“四无”等不切实际的硬性任务。竞技体育短时间内先后建立了30多个运动队和一大批体育俱乐部等体育训练、教学基地,运动员队伍急剧扩大;学校体育也背离体育锻炼循序渐进的原则,提出人人通过“劳卫制”、个个成为运动员、校校师生“满堂红”等不切实际的指标。这些做法,都影响了文化事业的健康发展。与此同时,在批判所谓“彭德怀右倾机会主义”运动中,许多地区、单位都开展了所谓“拔白旗”、“插红旗”的批判“白专道路”运动,将学术问题、思想问题当作政治问题,错误地批判了教育、文艺等领域的一批干部和知识分子,伤害了他们的感情。

但是,“大跃进”汹涌的浪涛泥沙杂金沙而下,“吹尽黄沙”亦见金。这一时期,江苏成立了省科学工作委员会,主管全省自然科学的研究与推广;并创立了中国科学院江苏分院,研究新技术,为后来江苏科技工作的发展奠定了一定的基础。在农村创办的半耕(工)半读的农业中学,虽然规模过大、速度过快,但却适应了广大小学、初中毕业生升学的社会需要,而且为发展城乡职业教育探索并开拓了新的途径。在农村开始试验创办医疗保健网,为民造福;南京军区总医院、南京市鼓楼医院、南京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自肺氧合深低温麻醉”研究填补了国内空白。

1961年,根据中共中央关于“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的方针,中共江苏省委、省人民委员会在抓紧国民经济调整的同时,根据全省的实际情况,对文化事业也作了大规模的调整。在调整中,全省裁并了1958年以后新建的基础条件差、布局不合理或重复设置的学校、体育运动队、科研院所、医疗机构等,认真办好重点单位。通过调整,全省保留科研机构24个,科研人员和职工2000人;省属中等专业技术学校压缩为39所,高等院校压缩到29所;其他各个系统也都作了相应的压缩。

此后,全省贯彻中共中央、国务院陆续颁布的高校、中学、小学、科技、文化方面的一系列条例,文化事业进入稳定的发展期。其间,先后建立了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联合会和江苏省科学技术干部管理局,分别主管全省哲学社会科学的学术活动、促进学术研究和统一管理全省科学技术干部工作。南京大学、南京工学院、南京航空学院等高校承担了50多项国家重点科技项目,开展对有关超小型数字计算机、半导体材料、激光、原子能等项目的研究,为我国新兴科学技术的发展作出了贡献。1965年7月,著名化学家侯德榜等提出的碳氨生产新工艺流程取得成功,为江苏发展小化肥生产开辟了新途径。继在全国率先创办农业中学之后,江苏制定了《关于发展半工(耕)半读教育的规划(草案)》,经中共中央批转各地参照执行;并成立工读教育局,加强半工(耕)半读教育的管理。至1965年,全省高校试行半工半读的有16所,学生2600人;中等专业学校中试行半工半读的232所,学生4.4万人;农业中学4503所,在校学生26.2万人;耕读小学学生180.8万人,占小学生总数的26.1%。同年,全省电影、艺术、文物、出版、群众文化事业机构发展到4488个,从业人员达到22681人。全省医院发展到472所,床位39801张,卫生技术人员85565人,每千人平均占有床位数为1949年的6.7倍、1957年的2.8倍;临床技术已能开展大面积烧伤的抢救、心跳骤停的复苏,大部分县医院已能开展上腹部手术。同一时期,军事体育、群众体育、竞技体育在全省方兴未艾。1964年,全省约有100多万青少年踊跃参加军事体育训练活动。在1965年第二届全国运动会上,江苏获第一名6个,第二名5个,第三名18个,有9人10次打破8项全国纪录,总分列全国第三位,出现了江苏竞技体育的第一个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