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文化大革命”对文化事业的大破坏

“文化大革命”中,江苏文艺教育战线损失惨重,成为“重灾区”。

自1966年6月起,全省教育、文艺、体育、科研等行政主管部门先是被迫陷于瘫痪,继之被夺权、被撤销,这些部门的领导干部和文艺教育界的知名人士大都被点名批判,有的甚至被迫害至死。

从1966年夏起,全省各地大破所谓“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把几千年来历代劳动人民在江苏创造并且流传下来的许多优秀文化遗产,当作“四旧”而恣意破坏,给江苏文化造成了空前的浩劫。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苏州忠王府被首先取消,宜兴“会元状元”牌坊、南通静业庵明代彩绘、扬州史可法衣冠冢、苏州玄妙观三清殿塑像等51处文物保护单位被完全拆毁,常熟虞山汉至清代古墓群90%被挖,至于一般文物和民间收藏的其他文物,被毁坏的更是数不胜数。许多藏有古书名画的学者、艺术家和民间收藏家普遍被抄家,只要属于古迹或古代书法、绘画,一律抄没,甚至是付之一炬。吴江县古镇同里保存的丰富古籍,被露天堆放、焚烧。不少藏有古书画和外文书刊及西洋油画、雕塑的人被戴上“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和“特务”等帽子,有的被判刑,遭到长期关押。公共图书馆的性质职能被严重扭曲,阶级性、政治性被上升到第一位,外文书刊的采购、反面参考资料的入藏被迫中断,部分藏书被封存,许多县级图书馆被长期关闭或合并、撤销,所藏图书损失惨重。镇江市图书馆在1966年“破四旧”中,所藏中外古典名著复本,被全部作了废纸处理。苏州民间所藏的毛氏汲古阁影宋抄本《论语孟子孝经音义》、元刻《唐柳先生集》等珍贵古籍也被送进废品仓库。

“文化大革命”初期,中共江苏省委成立毛主席著作印刷办公室。此后相当长的时间内,江苏出版界的主要任务是出版毛泽东的著作、画像和配合“文化大革命”的宣传材料。到1969年底,江苏总计印刷《毛主席语录》达6000多万册;发行《老三篇》、《毛泽东选集》、《毛泽东著作选读》和各种毛泽东著作单行本达12900多万册,发行各种毛泽东画像、照片16100万张。而除此之外科学、历史、文学、艺术等方面的书籍基本上不出版。

由于受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文艺谬论的毒害,这一时期江苏文艺理论、创作思想被黑白颠倒,石言与黄宗江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柳堡的故事》、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的歌剧《红霞》等一大批优秀作品受到重点批判,文学和艺术创作几乎一片空白,文艺园地成了凄凉的废墟。江苏除文物、出版之外的其他文化事业机构,由1965年的4488个急剧减少到2447个,此后又随着“文化大革命”的继续进一步减少。其中,全省195个专业艺术表演团体先后有114个被解散、22个被改、并,22个国画院、剧目工作室等文艺创作机构几乎全部被迫解体。幸存下来的专业艺术表演团体,无论什么剧、曲种,也不管团体的大小,都只能演唱8个样板戏。在移植演出这些样板戏时,必须全盘照搬不得改动,包括唱词、唱腔、布景、道具、演员扮相、表情等。全省电影故事片只放映《地道战》、《地雷战》、《平原游击队》,也呈现平淡乏味、萧索冷清的局面。同一时期,全省以《欢腾的小凉河》为代表的文艺作品,成了所谓配合“斗垮走资派”的宣传工具,人物形象的塑造简单地追求“高、大、全”,文艺创作陷入了公式化、概念化的泥淖。

与此同时,全省各级教育行政机关和学校行政机构陷于瘫痪,广大教师被污蔑为“臭老九”,其中不少人被关进“牛棚”、“劳改队”,接受无休止的批斗和劳动改造。各级各类学校的校舍、仪器、设备、图书资料无人管理,受到严重破坏。1968年,全省各地陆续向大专院校、中等专业学校和城镇中小学派出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向农村学校派出贫下中农代表,分别接管学校,组织学生“斗、批、改”。一方面,把不少有经验的教师下放到农村种田,到工厂做工,到商店、菜场作营业员;一方面,抽调一批从未教过书的工人、农民和社会青年到学校“掺砂子”,担任专职教师,教学质量严重下降。

从“文化大革命”一开始,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鼓吹“停课闹革命”,江苏高等院校、中等专业学校停止招生达五六年之久,全省少为国家培养高校、中专毕业生20余万人。70年代初,江苏高校恢复招生,但招收的对象是工农兵,学员文化素质参差不齐。1972年江苏招收的9018名学员中,文化程度高中的占35.7%,初中的占55.4%,小学的占9%,其他年份所招学员的情况与此大同小异,给教学工作带来极大困难。工农兵学员入学后,频频下乡、下厂劳动,学工、学农、学军,搞大批判,正常的教学几乎无法进行。

同一时期,江苏的学术研究、体育、卫生等事业也都受到很大的破坏。

但是,江苏毕竟是一个有着悠久文化传统的省份,广大知识分子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采取各种不同的方式,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倒行逆施进行自觉的抵制。高校恢复招生后,鉴于一部分学员文化程度过低,难以坚持正常的学习,全省许多高校都举办补习班,为工农兵学员补习文化课,即使由此被扣上“回潮”、“复辟”的罪名,受到批判,也在所不辞。许多高校教师和学者不顾个人安危,克服重重困难,偷偷进行科研工作,为后来成果的问世奠定了基础。广大中小学教师坚守岗位,坚持教学,为培养青少年作出了艰苦的努力。1971年全国出版工作座谈会以后,江苏先后出版一些文艺、科技及外国历史等方面的书籍。1975年,全省出版新书251种,重印书81种,总印数18011万册。不少图书馆深入废品收购站“淘书”,抢救出了包括毛氏汲古阁影宋抄本《论语孟子孝经音义》、元刻《唐柳先生集》在内的一批珍贵古籍。已故著名国画家傅抱石的家虽被红卫兵抄没,但大部分名画最终都被运往南京博物馆,得到妥善保管。在与“文化灭绝”倒行逆施的斗争中,有些知识分子甚至献出生命。苏州市图书馆副馆长陆兰秀因反对“文化大革命”被捕。被捕后,在狱中先后写了14万字的文章、书信,批评“文化大革命”的错误,最终被以“现行反革命”的罪名判处死刑。正是由于许多领导干部和广大知识分子的抵制与斗争,“文化大革命”对江苏文化事业的破坏,才被降低到最小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