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江苏人民的抗日救亡运动

民国20年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发动“九一八”事变,蒋介石采取不抵抗主义,致使东北的大好河山沦于日寇铁蹄之下。全国上下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在“九一八”事变的次日,南京的中央大学、金陵大学以及各中学的师生纷纷集会,抗议日本侵略中国,并通电全国各界。9月23日,南京各界10多万人在体育场举行“首都各界反日救国大会”,发表《告全国同胞书》和《平息内争,一致抗日》之通电,进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会后,南京大中学生纷纷罢课,成立首都各界反日救国会,组织抗日救国义勇军。其他各界也纷纷组织抗日救国团体。9月20日,省会镇江各界5万多人召开反日救国大会,大会通电要求南京国民政府与日本交涉,并速作军事准备等7项提案。无锡、苏州、徐州、扬州、淮阴等地也都掀起了群众性的抗日救国运动热潮。民国20年10月以后,国内形势发生了新的变化:一方面是全国人民的抗日救国呼声越来越高,东北抗日联军给日本侵略者以很大的打击;另一方面日本侵略者更暴露其狰狞面目,一批日本歹徒在天津制造暴行,激起全国人民的更大愤怒。11月,继北京、山东等地学生南下请愿,又值上海学生请愿团来南京,要求政府出兵抗日。为摆脱内外困境,蒋介石宣布“下野”,由林森继任国民政府主席,孙科任行政院长。但蒋介石的下野,并未平息群众的愤怒情绪和满足他们的抗日要求。12月17日,云集在南京的1万多学生列队示威,要求严惩凶手,释放被捕学生,宣布抗日,游行队伍经鸡鸣寺至珍珠桥时,遭到预先埋伏的军警射击,当场打死学生1人,重伤30多人,逮捕60多人,造成“南京珍珠桥惨案”。次日晨,当局又出动军警包围了中央大学,把外地请愿学生“押解”出境,通令禁止示威游行,抗日救亡运动暂时转入低潮。

民国21年1月28日,日军在上海挑起事端,国民政府驻上海19路军奋起反击,在上海、江苏等省市人民支援下,淞沪抗战坚持了23天。3月5日,国民政府与日本签订了屈辱的《淞沪停战协定》。

在当时日军侵占东北、上海危急的关头,苏北的淮安县出现了一支由少年儿童组织起来的抗日救国宣传队——新安旅行团。从民国24年10月起,他们由淮安至镇江、南京、上海,再到杭州、济南、北平、兰州、西安、武汉、长沙、桂林等地,利用各种形式,进行抗日救国宣传,得到中共中央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同志的关心和接见,后来再转到苏北解放区,在陈毅同志的关怀下,成为新四军的一支文艺队伍。

东北沦陷后,日本又开始把魔爪伸向华北,它策动汉奸殷汝耕等搞华北五省“自治运动”,中华民族危机日益深重。民国24年12月9日北平学生爆发了“一二·九”抗日救亡运动,迅速得到全国人民的支持和响应。南京中央大学学生通电国民政府,要求立即制裁卖国贼殷汝耕。金陵大学学生自治会等91个学术团体向全国发出通电,要求惩办汉奸、出兵抗日。184位大学教授、职员联名发表《对华北问题的宣言》。12月12日,在中共江苏省临时工委领导下,上海文化界知名人士马相伯、沈钧儒、周建人、陶行知、邹韬奋、郑振铎、章乃器等283人,联名发表《救国运动宣言》,要求政府即日出兵讨伐冀东及东北伪政权,反抗日本侵略。苏州、无锡、常州、南通、镇江、扬州、徐州等地的学生也纷纷响应,声势浩大的抗日救亡运动浪潮,一直持续到两年后抗战全面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