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进行社会改革,开展“三反”、“五反”运动

人民政权成立后,对旧社会遗留下来的社会问题和丑恶现象进行整治,先后进行了土地改革、婚姻制度改革、禁毒禁娼、司法改革以及企业管理体制改革等一系列社会改革。

苏南、苏北新区的土地改革在1950年7月正式开始,先后经过典型实验阶段、局部推开阶段,到1950年12月,进入全面展开阶段,放手发动群众,开展土地改革运动。自1951年3月起,土地改革运动进入结束阶段。与此同时,在苏北恢复区基本上完成了恢复农民土地所有权的工作,城市郊区的土地改革也宣告结束。通过土地改革,废除了封建土地所有制,实现了农民土地所有制。由此,彻底摧毁了封建剥削制度,消灭了统治农民的地主阶级。同时,解除了地主阶级对农民的政治统治,广大农民变成农村的主人,出现了近百万的积极分子,民兵发展到80万以上,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也有很大的发展。

在旧社会,江苏有包办买卖婚姻、童养媳、重婚纳妾等十余种封建婚姻形态,葬送了不少人的幸福和生命。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颁布新婚姻法,宣布彻底废除包办、男尊女卑、漠视子女利益的封建婚姻制度,实行男女婚姻自主、男女平等、保护妇女和儿童利益的新婚姻制度。苏南、苏北和南京市对新婚姻法进行宣传,并受理和判决一些婚姻案件,使一些不合理的婚姻得到解决。1951年底,土地改革完成后,江苏各地人民政府、妇联、民政部门等联合组成婚姻法宣传贯彻检查组,深入区、乡进行检查。1952年夏秋,各县、市结合城乡物资交流会,举办很多展览会,广大文艺团体也深入农村配合宣传婚姻法。1953年,江苏各地成立了贯彻婚姻法运动委员会,于3月开展婚姻法宣传检查运动,批判封建婚姻,消除对婚姻法的抵触情绪,严肃查处违反婚姻法的案件。

1949年9月、10月,苏北、苏南两行署和南京市公安局分别颁布了禁止烟毒的办法、条例,严禁种植、制造、买卖、贩运和吸食鸦片烟毒。在人民政府和公安机关的领导下,各地运用治安管理手段加以查禁,经过三年努力,取得了较大的成效。到1952年肃毒高潮前,鸦片种植已基本禁绝,吸食人数大为减少,制造、贩卖的情况大为收敛,但烟毒问题未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1952年4月,中共中央发布《关于肃清毒品流行的指示》,要求开展一场规模空前的肃毒运动。按照中共中央指示精神,苏北、苏南和南京市各地都建立了由公安、法院、民政等十几个部门联合组成的肃毒办公室,开展调查侦察和反复核对材料工作,准确地掌握了毒犯的情况。8月中旬,苏北、苏南各市在统一规定的时间内,采取一致行动,逮捕毒犯,收缴毒品、毒具,集中收容毒犯,并成立集训队对他们进行强制集训。同时,各地广泛发动群众进行肃毒宣传,给毒犯分子形成强大的心理压力。最后,根据情节轻重及表现,对毒犯作出轻重不等的处理。至10月,禁毒运动取得胜利,毒祸在江苏得到肃清。

在旧社会,江苏的娼妓卖淫活动非常猖獗。解放后,人民政府决心根治这个毒瘤,有步骤地取缔娼妓制度,首先是各地公安机关把妓院当作特种行业加以严格管理,在数量上只准减少,不准增加,并宣布废除妓院和妓女间的一切非法契约,鼓励妓女跳出火炕,另谋正当职业。1949年11月,北京市率先采取行动,一举封闭全市所有妓院。江苏各市根据本地的具体情况,在条件成熟后即统一采取行动,取缔本市所有妓院,收容一切妓女。妓女通过妇女教养院的学习、劳动和思想改造,改造成自食其力的劳动者。

解放后,苏南、苏北和南京市各级人民法院在工作中暴露出不少问题。为了彻底改造法院工作,遵照中共中央的部署,从1952年6~7月开始,江苏各地开展司法改革。在改革运动中,批判了旧法观点,确立了人民司法工作的新思想和新作风,并消除隐藏在司法队伍内部的反革命分子和恶习甚深、不堪改造的坏分子,将不适宜做司法工作的人员调离司法岗位,由各地党组织抽调一批干部充实司法部门,基本上达到“搞纯”、“搞精”、“搞强”的要求。与此同时,各地还发动群众进行办案,集中力量清理积案,许多地区还成立了人民调解委员会,使之成为人民政府和司法机关联系人民群众的纽带。

在司法改革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主要是否定旧法后,新法没有及时制定,遇事就搞群众运动,不重视依法办事,没有把依靠群众办案同依法办事更好地结合起来,这在较长的时间内产生了消极影响。

江苏还在企业管理中进行了民主改革。从1949年6月到1951年6月,各地在国营企业、较大的公私合营企业和私营企业中,进行了民主改革,废除封建管理制度。国营企业中还普遍设立工人代表会议和工厂民主管理委员会,实行民主管理。1951年6月后,民主改革工作的重点转向中小企业。在厂矿,废除了“拉摩温”、“领班”,建立了车间和生产小组,车间设主任,生产小组选举组长;在码头和搬运行业,则铲除了把头制度,建立搬运公司,并统一运价和力资;在建筑业中,则废除“大包头”、“二包头”等包头制度,建立建筑公司。通过民主改革,消灭了封建残余势力,取消了封建管理制度,提高了工人的政治觉悟和生产积极性。

与此同时,江苏还开展“三反”、“五反”斗争。1951年12月1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实行精兵简政、增产节约、反对贪污、反对浪费、反对官僚主义的决定》,正式拉开“三反”的序幕。苏北、苏南、南京各地都进行广泛的动员,并成立“三反”运动的领导机构——增产节约委员会。各地坚决贯彻“首长带头,层层检查和放手发动群众”的方针,广泛揭发和严厉批判了铺张浪费现象,还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官僚主义,并检举一批中小贪污分子或使其主动坦白,1952年1月底到2月,运动进入清查和打击严重贪污分子阶段。各地组织精干的检查组,经过斗争,使一批大贪污分子相继落网。在此阶段,有一些地方和单位发生了一些过火行为,如定指标、限任务、搞逼供信等,发现后陆续予以纠正。

1952年3月后,运动转入审查、定案、处理阶段。按照“严肃与宽大相结合,改造与惩治相结合”的方针,根据情节轻重及表现,对贪污犯作出不同的处理。同时,也对犯有浪费和官僚主义错误的人,进行了严肃处理。

“三反”运动的开展,教育了干部的大多数,挽救了一批犯有错误的同志,清除了党和政府内部的一些腐化堕落分子,对于抵制和清除旧社会的官场恶习和资产阶级的思想意识,加强江苏干部队伍建设,形成勤政廉政的社会风气,有着重要而积极的作用。

为了配合“三反”运动的深入,1952年1月6日,中共中央发出指示,要求全国大中城市向违法的资本家展开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盗窃国家财产、反偷工减料、反盗窃经济情报的斗争。

1952年2月,江苏在资本主义工商业较为发达的南京、无锡、苏州、常州、镇江、常熟、扬州、南通、泰州、清江、徐州、新海连等城市,开展了“五反”斗争。各地召开大规模的坦白检举大会,揭露不法资本家的“五毒”罪行。3月11日后,江苏12个城市的“五反”运动进入一个新阶段,组织学习了对工商户分类处理的标准和办法,开始分批逐户审查和处理工商户。其中,守法户、基本守法户、半守法半违法户占总数的98%,各市首先处理了这三类工商户。3月底至4月初,南京、镇江等地开始集中力量猛攻严重违法户和完全违法户,一方面对其进行专案检查,一方面迫使其坦白交代。1952年5~6月,斗争进入定案阶段。

“五反”运动的开展,有力地打击了不法资本家的严重的“五毒”行为,使私营工商业者普遍受到一次守法经营的教育,推动了私营企业中的工人监督制度的建立和民主改革的进行,确立和加强了国营经济和工人阶级的领导地位。但在运动中也有扩大化倾向,在同资本家的“五毒”行为作斗争时,侵犯了一些资本家的合法权益,斗争方式有时也显得过火,挫伤了一些资本家的生产经营积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