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地情文化 > 图说江苏 > 印象古今 > 图片故事 >
南京明城墙中的“错版砖”研究
数量:0 来源:秩名

        南京明城墙砖数量众多,砖文内容庞杂,蕴含着丰富的历史、科技和文化艺术信息,是人类文化遗产中的瑰宝。

       南京明城砖铭文具有固定的格式,一般而言,砖文中既有府、州、县各级提调官的本职和姓名,也有农村各级基层组织人员与具体烧造人员的姓名。以黄州府蕲州蕲水县生产的城砖铭文为例(图一),两个侧面都有砖文,模印,阳文楷书,竖书右读。

\


        一侧为:

        黄州府提调官同知曹振祖司吏黄琨

        蕲州提调官判官马彝司吏倪琦

        蕲水县提调官主簿夏时中司吏谢原

 

        另一侧为:

        总甲李谷云甲首叶和泰小甲徐宝

        窑匠黄益

        造砖人夫何兴

        在这块城砖中,责任人多达11级,按级别和职务由大到小,自右至左顺序排列,分别是:府级提调官(同知兼任)、司吏,州级提调官(判官兼任)、司吏,县级提调官(主簿兼任)、司吏,以及总甲、甲首、小甲、窑匠、造砖人夫。不同等级的责任人之间(如府、州、县级官员之间,总甲与窑匠、造砖人夫之间),常常降低一至两个字,以示等级上的差别。这是比较完整和典型的砖文格式 。

        在最近的南京明城墙文物普查中发现,由于人为或技术的原因,造成少数生产出来的明城砖铭文不合规范,如同钱币中“错版币”和邮票中“错版票”,我们姑且称之为“错版砖”,“错版砖”的行文格式各不相同,大致可分成以下几类:

一、两侧砖文不同,每一侧砖文均左右错位

 \

        这块“错版砖”(图二)保存较好。两侧有砖文,模印,阳文楷书,铭文清晰。责任人大小排列顺序左右颠倒,形成与传统的竖书右读形式相反的排列,变成了竖书左读。每侧砖文分成多行,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司吏”另起一行,“窑匠”“造砖人夫”也另起一行,这种格式极为罕见。

        一侧砖文为:

        司吏李中

        舒城县提调官主簿陈志

        司吏李直

        庐州府提调官通判刘克逊

 

        另一侧砖文为:

        造砖人夫任福一

        窑匠史大

        总甲秦添祐甲首任云一小甲任思民

 
 二、两侧砖文不同,一侧砖文左右错位

 \

        这块“错版砖”(图三)保存较好。两侧有砖文,模印,阳文楷书,铭文清晰。

 

        一侧砖文错位,竖书左读:

        窑匠羊丁一三十九都人夫黄真祥

        总甲高希良甲首高士颙小甲黄汉中

 

        另一侧砖文正常,竖书右读:

        吉安府委提调官沈宣府吏吴彬

        庐陵县提调官丞章道庸司吏刘季礼

三、两侧砖文相同,每一侧砖文均左右错位

 \

        这块“错版砖”(图四)保存完好。两个侧面都有砖文,模印,阳文楷书,铭文清晰。竖书右读。字体拙朴中显出秀美。令人惊奇的是,两个侧面的砖文完全相同,格式也一样!但仔细看下去,发现字体并不完全相同,显系用不同的模子模印而成。具体为:

        总甲潘民雷关甲首谢清远小甲熊添昇

        窑匠易丙一造砖人夫黄子保

 

        根据《南京城墙砖文》一书,该城砖为江西行省袁州府宜春县烧制,其中一侧的砖文本来应该为:

        袁州府提调官通判隋贇司吏任俊

        宜春县提调官主簿高亨司吏陈廷玉

        可以想见,同一侧砖文的模子有多个,生产者在模印砖文的过程中,拿错了刻有不同砖文的模子,因此导致两面砖文一致的奇特现象,这种“错版砖”在明城砖中独一无二。

 

四、一侧有砖文,左右错位

 \

        这块“错版砖”(图五)保存尚可。一侧有砖文。与传统的竖书右读形式相反,采用的是竖书左读。戳印,阳文楷书,铭文清晰,字体秀美。砖文为:

        司吏张口作匠马老

        荆州府松滋县提调官县丞唐普

 

        其中“司吏张口”与“作匠马老”放在同一行,淡化了等级区别,极为罕见。

 

五、一侧(面)有砖文,或为左右错位(横书左读),或为竖书反文

 \

        在明城墙砖中,有一类城砖,上面刻有吉祥用语,或模印,或戳印,或直接刻划。如“诚财”“天下平”以竖书反文的形式出现,别有韵味。

       明朝工部和军队系统也参与了南京城砖的烧制。工部和军队烧制的城砖多为阳文,楷书。其中也出现了一些“错版砖”。

        如“正前三”“正后工”“石城四号”“幕府三号”等为竖书反文;“广洋前所”“广洋左所”等为横书左读,与传统的横书右读恰好相反;而“元年口口 幕一号” 中的“幕一号”为横书左读,“元年口口”为竖书,均为反文,颇为有趣。

        还有少数印有纪年、方位、序号等砖文的城砖,出现反文。如“洪武七年 月 日”砖文,为竖书反文。“伍一号”不仅印成不符合当时行文规范的横书左读,而且文字印反了。

\

        据统计,明朝初年参加南京城墙砖制造的单位至少有37个府(直隶州)171个县级单位,其中江苏6府(州)26个单位、安徽6府(州)28个单位,江西12府68个单位,湖北5府31个单位,湖南7府(州)19个单位。同时,工部7个单位、军队系统的26个单位也参与了城砖的烧造,这样一来,南京城砖的烧造单位共计有204个。由此可见城砖的产地来源颇广,有地方府县的,有军队系统的,也有中央工部的。在浩如烟海的南京城砖中,产生少量的“错版砖”不足为奇。相比较于数量庞大的铭文规范的城砖,“错版砖”可谓是寥寥可数,就目前所见的“错版砖”而言,其产地涉及安徽、江西、湖北以及工部和军队系统,还未见到江苏和湖南生产的。“错版砖”产生的原因可谓多种多样,归纳起来大致有三种:

        第一种情况是刻意为之。如两侧均为竖书左读;或者一侧为竖书左读,另一侧为竖书右读。显然是生产者在制作砖文模子的时候,有意地将两列砖文的前后顺序颠倒,以达到标新立异的效果。“错版砖”中“司吏张口”与“作匠马老”放在一列,也属于这种情形。

        第二种情况是疏忽所致。两个侧面的砖文完全相同,而所用的铭文模子不同,显然是生产者在制造大量城砖的过程中,一时粗心所致。

        第三种情况是率性而为。如“错版砖”中的“诚财”“天下平”,工部、军队砖,以及纪年、方位、序号砖,或是横书左读,或为竖书反文,折射出明城砖的生产者在封建高压政策下一种玩世不恭的心情,实际上砖文的书写成为他们宣泄情感的一个手段。

        不管“错版砖”产生的原因如何,它们都以其别具一格的形式、丰富独特的内涵、屈指可数的存量,为正在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南京明城墙,增添了一抹靓丽的色彩。

 

【参考文献】

朱明、杨国庆著:《南京城墙史话》,南京出版社2008年版。

南京市明城垣史博物馆编撰:《南京城墙砖文》,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

文中的砖文未注明出处者均引自该书。

南京市 -
鼓楼区
雨花区
栖霞区
高淳区
秦淮区
溧水区
浦口区
无锡市 -
宜兴市
徐州市 -
沛县
常州市 -
武进区
苏州市 -
张家港市
吴江区
工业园区
南通市 -
海门市
通州区
如皋市
如东县
海安县
连云港市 -
东海县
灌云县
灌南县
淮安市 -
洪泽县
盐城市 -
东台市
射阳县
建湖县
滨海县
盐都区
扬州市 -
宝应县
高邮市
仪征市
江都市
镇江市 -
丹阳市
京口区
泰州市 -
海陵区
兴化市
姜堰区
宿迁市 -
宿豫区
沭阳县
-政府网站链接-
 版权所有:江苏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苏ICP备070048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