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方志之窗 > 志鉴研究 > 方志论坛 >

为精益求精、精雕细刻点赞

——读《启东市志(1986~2005)》有感

发布时间:2016-02-18 12:11:00  来源:  作者:姚金祥

       编纂地方志书应该是一个地方、一个单位历时最久、动用人力最多、操作环节最复杂的系统文化工程。所以,在编纂的全过程中,无论是编纂委员会的领导或者是具体的修志人员,必须要有刻苦认真、持之以恒、精益求精、精雕细刻的精神,才能让志书达到一个理想的境界。这是我拜读由中华书局出版的《启东市志(1986 ~2005)》(以下简称《启东市志》)后的强烈感受。《启东市志》的不少做法,值得回味和效法。

一、重布局

 

        篇(编)目是一部志书的基本框架,欲追求志书的高质量,首先得讲究篇目的高水平。方志学家李泰芬在《方志学》一书中说到:“纂志之道固多,而门类标题,则为首要。”所以,编纂志书,首要之事就是布局。启东市方志办的同行说到,《启东市志》编纂过程中,曾经“十订编目”。1993 年版的《启东县志》全志卷首有《概述》《大事记》,正文设28 篇,卷末有《附录》。2014 年版的《启东市志》,全志卷首设《综述》《大事记》,正文设33 篇,末有《附录》《索引》。比较前后两志的篇目,都很好,但续志的篇目更加能体现时代的特点和地方的特点。续志将前志中8编,单独设编合的一些内容合并成4 编记载,即原《建置》《人口》两篇,原《农业》《水利》两篇,原《劳动人事》《民政》两篇,原《文化》《体育》两篇,都合成了一编;前志《党派群团》《政权政务》两篇分设成党、人大、政府、政协、人民团体5 编记载。另一方面又用“升格”之法新设了《经济总情》《开放开发》《精神文明建设》3 编反映时代特点,新设《电动工具业》等编反映地情特点。而在编下之章中,同样也用“升格”之法予以详载有特色的内容,如第二十五编《教育》中就单独为启东中学设立专章记述。这样,就能很好地体现启东是“海洋经济之乡、建筑之乡、电动工具之乡、教育之乡和版画之乡”(见《综述》第4 页)的地方优势。而这样一个篇目并非一开始就定型,而是在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前后10 次修改打磨中逐步走向成熟的。就篇目而言,笔者先后提出的修改意见,有些已被采纳。比如“乡镇”内容,在前志中置于首篇《政区》的第三章,在续志的初稿中,置于第二编,仍作为建制区划内容记载。笔者曾指出,全面介绍乡镇经济、建设、文化、社会综合情况的内容,置于建制部分是不妥当的,建议向年鉴学习,将其作为市的辖属单位介绍,放到全志末尾记述。现已移至《人物》编之前,作为全志倒数第二编,编名改成了《镇乡》。同时,笔者曾建议把“集镇”单独设编,将其放在《镇乡》编之后。对此,编者虽没有单设《集镇》编,但在后增的第三十一篇《地名》中,却有《镇村社区名》章,其中第一节《镇名》记述了启东现有86个集镇和已经消失的65 个集镇,内容除记述镇名由来外,也简要记载了集镇沿革、集镇规模和相关历史故事,这实际上已经将集镇单设篇目了。

 

二、勤修饰

 

        编纂志书与文艺创作不同,文艺创作讲求“灵感”,灵感来了,文章或诗歌可以一气呵成,如果写写停停,文采文气可能就没有了。地方志书讲究的是记事准确无误,不缺不漏,不枝不蔓,所以需要反复修饰、推敲。他们“十订编目、十五易其稿,不厌其烦查漏补缺,反复核对数据、逐字逐句严格推敲,三番五次修改审核”。举几个例子来证明。如《凡例》中原写为“使用公历纪年”,但志稿中不少地方却有先历史纪年再括注公历的情况。出版时,此条已修改为“新中国建立前使用朝代年号纪年加注相应的公元纪年,新中国建立后一律使用公历纪年”。又如原《综述》开头有“启东历来是江海门户,战略要地”之句,笔者对此认为“前半句可以,后半句高了。因为‘战略要地’是不多的,启东恐怕在战略上没有那么重要,要实事求是地记载”。成书的《综述》中,“战略要地”四字已予删节。再如《综述》中在记载1986 ~2005 年的改革开放给各行各业带来的巨大变化时,用“群众文化丰富多彩”为题去反映体育、广电新闻、文化市场等方面,显然是头大帽子小,无法涵盖。成书时,这一小标题已经改为“文化事业成果丰硕”,这就比较贴切。大凡修过志的人都有体会,志书没有出版时,总希望志书能早日问世;而一旦志书真的问世后,又常常提心吊胆,就怕被读者提出一个又一个的差错。所以,要想志书出版后少挨批评,就必须在志书出版前采用多种方法对志稿不厌其烦地进行琢磨和修改,力争将差错减至最少。志书出版前听到的批评意见愈多,对志稿的修改就愈有帮助,修志者一定要有听得进意见的气度和雅量。

 

三、学先行

 

        修志工作者要有“板凳甘坐十年冷”的精神。但修志工作本身不能“关门修志”,要及时了解全国、全省(市)的修志动态,注意向修志的先行者们学习、取经。先行者的成功经验是修志工作者共同的财富,先行者的弯路或教训则是修志工作突破的起点。启东市的修志人员先后走访过江苏本省的扬州、高淳、武进、丹阳、宜兴、江阴、东台和上海奉贤等市县区,开阔了眼界,也了解了别人的亮点和创新之处。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别人好的做法完全可以为自家所用。如《启东市志·附录》的第一个部分为《史略(630 ~1985)》,就是向高淳等地学习而来。在续修志书中,对前志已经记载过的内容适当进行复载,在续志上限之前设立《史略》(或曰“简史”“史事纪要”等),是江苏南京市《高淳县志》(续志)等志书的一个创新之举,受到志界普遍好评。《启东市志》中的《史略》,分“启东建县前”“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社会主义改造时期”“社会主义建设探索时期”“‘文化大革命’及拨乱反正时期”“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8 个部分,共60 个条目,用2.5 万余字的篇幅,扼要简明地介绍了1986 年之前启东的概貌,满足了读者阅读续志时不去看前志而能了解启东历史的需求和愿望。这是启东修志同行通过学习先行单位行之有效的做法和写法,达到不断提高修志人员的业务水平和自身所修志书的编纂质量,这应该是修出精品志书的捷径之一。

 

四、借外力

 

        一部地方志书的具体执笔人数不是很多,知识面和眼界也是有限的。如果只依靠自身的力量修志,虽然也能修成志书,但志书的质量可能会受到限制。要解决这一困难,借外力是一种好方法。《启东市志》书末有一个特邀审稿人员的名单,计有29 人。这些人员都是国家、省、市、县各级修志机构的专业人员,分布于北京、上海、河北和南京、无锡、苏州、扬州、南通等地。有大学和科研院所的专家学者也参与了相关记述内容的审核。总体上说,这批借用的外力都有较丰富的方志学科专业知识和修志经验,较久的修志资历,所以他们对志稿中存在的篇目、体例、行文书写等方面的问题比较容易发现。有这样的外力帮助把关,毫无疑问,对精益求精地打磨志稿,肯定大有裨益。不仅方志学业务方面可以借用外力,就是志书内容的各个方面同样可以借用外力,比如聘请统计、审计、经济综合管理部门和摄影、出版等行业的行家里手参与为《启东市志》把关,确保了这些方面内容的准确性和科学性,同样至关重要。启东修志还借用了本市“智囊库”成员的智慧。这批人有几十人,是启东各行各业的业务专家。这些专家审读志稿近2 个月,提出的修改意见数以万计。市志办将意见汇编成册,进行了消化吸收。2013 年7 月召开的志稿终审会上,搜集到的意见有13 个方面共265 条。市志办一条条进行研究,最后采纳了171 条,抱着“精益求精”和诚恳的态度在修志。

 

五、互评改

 

        一部志书中的相关分志(编)形成初稿后,是立即递交有关领导、专家评稿,还是先关起门来在编辑部内部评审? 启东市修志同行的做法是先搞内评、互改。撰稿人员在修志过程中,必然会对自己承担编写的志稿进行反复修改。但修改到一定阶段,有时就会感到无法再深入修改,甚至有的对自生的“儿子”自鸣得意。但是,启东市志办将编辑们所撰之稿互相交换审阅之后,编辑们发现别人的志稿中问题不少,触类旁通,反过来也会发现自己所撰志稿中的问题。然后在编辑部内部互相评议、互相修改。启东市修志同行这种“自我体检”“自我会诊”“自我医治”的方法,是二轮修志中的一个创造。这种做法的好处是把一大批初级差错先行消灭于萌芽状态,不必再费神请专家学者们“就医”。而希望专家们捕捉隐藏得较深、编辑们难以发现的问题。同时,这种方法也使编辑们“汗颜”:原来我编的志稿中毛病还那么多! 从而有利于克服自满惰性情绪,以“闻过则喜”的态度认真对待接下来的“三审一验收”考验。

 

六、严三审

 

        关于地方志书的审稿,首轮修志时逐步形成“一评二定三验收”的审稿程序。2006 年国务院颁布的《地方志工作条例》中明文规定:“以县级以上行政区域名称冠名、列入规划的地方志书经审查验收,方可以公开出版。”江苏省地方志办公室据此制定了“三审一验收”的审稿制度。《启东市志》在2009 年先后2 次召开篇目论证会,2009 年12 月至2010 年5 月,市志办会同全市135 家承编单位进行了志稿联审。2010 年9 月,《启东市志》形成200 万字的市志初稿,分送启东市党政领导审阅。同年11 月,召开6 名专家参加的审读会审读市志初稿,经市志办修改后,12 月形成复审稿。然后市志办再次约请省内外30 多位专家对复审稿进行点评形成终审初稿;在再次听取启东当地领导和相关部门负责人意见后,经修改遂形成终审稿。2013 年7 月,由南通市方志办主持召开《启东市志》终审会议并通过终审。启东市方志办对260 多条终审会意见梳理修改后,于2014 年3 月形成《启东市志》验收稿,6 月通过南通市方志办验收。又经反复核对,于年底送省方志办审核和排版付印。2015 年年中正式问世。笔者荣幸,于2012 年2 月曾应邀对复审稿进行个别点评。2012 年6 月再次应邀与其他5 位专家一起对作过修改的复审稿进行评审。2013 年7月又应邀参加了《启东市志》终审会,这已是第三次参加对《启东市志》的审稿了。至两年之后,2015 年10 月,笔者收到了由上下两册组成的250 万字篇幅的《启东市志》。从启东市方志办领导的介绍和志书《编修始末》中可知,在这两年中,市志办的编辑们始终没有闲着,一直在应对验收、修改和出书过程中的校核工作。可见, 一部志书要达到比较满意的质量, 严格执行审稿验收制度是个保障,是不可逾越的途径。

 

七、细校对

 

        这一点本来可以不单独列出,但缘于《启东市志》出版之前,市方志办同仁们的实际努力情况,有必要将此单立一条。在2014 年12 月,《启东市志》已经完成出版印刷前所有必要工作和法定程序,出版样稿也已出来。按常规,只要主编签字“同意印刷”即可上机印刷。但主编抽查部分内容后发现还有问题,于是决定推迟成书时间,重新组织力量再度校对。在接下来的4 个月时间里,连着又校对了5 稿,纠正了不少差错。在印前校对中,他们采取了“特聘‘外眼’内外同校”“借助机器人机合校”“利用年鉴志鉴对校”和“关注细节前后统校”等切实有效的办法。所谓“外眼”,就是请修志队伍外、文字能力强又相对较为熟悉地情的人员帮助校对,一个多月中,果真发现了大小差错600 多处。修志人员看志稿时间久了,有时会产生“视觉疲劳”,而“外眼”有新鲜感,就容易发现修志人员以为不是问题的问题。所谓“机器”就是黑马校对软件,利用它校出不少错别字、多余字、不规范说法、地名差错,甚至政治性差错。年鉴记载时近易核,志稿时距较长,易出差错。如《启东市志》校样《公证》节中记到2003 年4 月公证处为350 次强制拆迁提供保全公证,而对照年鉴所记并经当事人认定,实际只有30 多次。这样的差错如果不与年鉴对照,很难发现,可见校对工作做得非常细致。“前后统校”主要是检查全志内容有否重复、提法是否一致、数据是否有出入有缺漏、图照与文字是否有矛盾等,也改正了不少毛病。如有一帧照片是海鸟在戏水,原文字说明为“白鹭欢歌”,校对时经核实发现实际不是白鹭,是海鸥在欢歌。经过这样三番五次地印前复校,虽然难说已经百分之百地消灭差池(如卷首圆陀角的通栏大照片,纪念碑上写的是“万里长江到此入海”,但文字说明却写成“万里长江由此入海”),但肯定比不经复校立马印刷少了许许多多的差错。我为修志人员这种对志书负责、对历史敬畏的“精雕细刻”精神所感动, 也由衷地伸出拇指予以点赞!

        启东市方志办是江苏省第二轮修志四个试点单位之一,《启东市志》的全面启动编纂始于2006 年5 月。自启动到2015 年年中见书,已经过去了9 个年头。作为试点单位,论进度算不上是快的,因为在此志之前已经有一批续志陆续问世。笔者或多或少地参与审阅并已经拿到书者,就已有《高淳县志》《武进志》《江阴市志》《宜兴市志》《江宁区志》《宿迁市宿豫区志》,其他已出版的续志可能更多。但启东市修志同行这种“重质量、细编校、缓成书”的做法是值得肯定的,从这个角度讲,启东的试点是有普遍意义的。

        早在首轮修志之时,修志工作者就已形成“初稿抢,二稿磨,成书雕”的共识。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的领导也提倡修志组织发动、搜集资料、编写初稿、组织评审等步骤要快,而成书则要慢(简称为“四快一慢”)。这里说到的“磨”,并非磨蹭之“磨”,而是指反复琢磨;这儿说到的“慢”,同样不是要修志者不抓紧工作,而是指不要因仓促成书而粗制滥造,造成永远的遗憾,成书前要多推敲、多校核、多修改。从历史的长河来看,志书晚出一年半载算不得什么,修成高质量的精品良志才是百年大计,才是方志人的立“志”之本,也是终极目标。

 

(作者单位: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

南京市 -
鼓楼区
雨花区
栖霞区
高淳区
溧水区
无锡市 -
宜兴市
徐州市 -
铜山区
常州市 -
武进区
苏州市 -
张家港市
昆山市
吴江区
工业园区
南通市 -
海门市
通州区
如皋市
如东县
海安县
连云港市 -
东海县
灌云县
灌南县
淮安市 -
洪泽县
盐城市 -
东台市
射阳县
建湖县
滨海县
盐都区
扬州市 -
宝应县
高邮市
仪征市
江都市
镇江市 -
丹阳市
句容市
京口区
泰州市 -
靖江市
海陵区
兴化市
宿迁市 -
宿豫区
-政府网站链接-
 版权所有:江苏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苏ICP备070048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