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方志之窗 > 志鉴研究 > 方志论坛 >

一部继承与创新相融合的鸿篇巨制

-- 读《镇江市志(1983~2005)》

发布时间:2016-04-21 14:41:48  来源:巴兆祥

        《镇江市志》(1983~2005)已由方志出版社正式出版,这不仅是镇江市历史上的一件大事,而且也是江苏方志界的喜事。镇江是我国著名的历史文化名城与旅游城市,修志历史悠久,(嘉定)《镇江志》(至顺)《镇江志》向被誉为名志,首轮新志热潮中成书的《镇江市志》为江苏第一部新修地级市志,曾获江苏省修志成果一等奖、全国地方志优秀成果二等奖。这部《镇江市志(1983~2005)》继承了镇江修志的优良传统,历经八个寒暑、六易其稿。其厚厚的四大本,洋洋洒洒五百万字,堪称继承与创新有机融合的鸿篇巨制。

 

        一、补续志之不足

        方志有“首创”“重修”“新修”“续修”“续编”等修志方式。二轮志书普遍采用“续修”,编成的基本上都是续志,如《嘉定县续志(1988~1992)》《揭阳市志(1992~2004》《 合肥市志(1986~2005)》《苏州市志(1986~2005)》《扬州市志(1988~2005》,也就是断代志。《镇江市志》(1983~2005)尽管也是续志,但是有鉴于续志无法体现镇江市悠久历史文化传统,以及事物发展脉络被人为中断等不足,该志在积极汲取前人修志历史经验的基础上,对续志进行了有益的补救。

        首先,设置《史事纪略》。“史略”以及相类似的“史纲”“ХХ史述要”“ХХ史纲要”,渊源于清代方志中的“前事略”(如嘉庆《广西通志》、道光《广东通志》),民国方志中“历史编”(如1929年国立浙江大学校长蒋梦麟提出《浙江省志》分年鉴、专门调查、省史三书,1932年柳亚子主纂《上海市通志》,历史编即为该志25编之一)。正式出现则在新方志中,如《安吉县志》等,然还是比较稀少的。新方志中设置“史略”大多是为了解决“大事记”比较零碎、展现一地概貌不系统的问题,而很少用来纠正续志的偏差。《镇江市志(1983~2005)》于“大事记”外另设“史事纪略”篇,扼要记述断限前的地情。其尽管也采用历史分期,但并不完全等同于一般新志“史略”“史纲”“史要”以分阶段(分时期)叙述一个地方的发展变化,而是通过精选镇江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在分期统帅下运用条目体,展现1983年前的镇江历史亮点,较为新颖。

        其次,开列“前志拾遗、勘误、卷目”一卷。一个地方的志书都会连续编修,“纠”“补”“续”历来都是处理前后志的基本方法。《镇江市志(1983~2005)》设置专卷,选择人物与主要经济社会发展数据作为立足点,“补”前志或断限前的重要史实。其“人物拾遗”较前志增补谈金福、可成、刘定之等12人为人物传,24人作为1950~1982年镇江地区获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生产(工作)者称号进入人物表。其“重要经济数据拾遗”,主要补入1949~1982年间镇江全市与市区的相关经济社会发展数据。另外还重视勘误,专设“前志勘误”章,对前志进行校勘,纠正断限前的有关史实错误。

        再次,专业分志因需适当上溯。专业分志为志书的主体,展现事物发展脉络的主要场合。该志的大部分专业分志都按照断限记述,然考虑到记述的需要,有部分突破了上限。如“政区”“风景名胜”“辖市(区)概况”等卷的正文,“民族、宗教”等卷的无题述,均进行了简要追溯,以明发展大势。

        二、重继承基础上之创新

        方志是时代的产物,是一地历史与现状的真实反映。历来方志的编纂都有继承与创新的问题。镇江在启动二轮修志之初就非常重视继承与创新关系的处理,《镇江市第二轮地方志编纂工作规划》即明确指出:“志书编纂要坚持继承与创新统一的原则。在继承地方志优良传统基础上,要坚持与时俱进。”从编纂实践看,这方面给笔者的印象也确实较为深刻。

        在框架结构上,首轮《镇江市志》设置建置区划、辖县概况、自然环境、人口、中国共产党、参议会人民代表大会、政府、人民政协、民主党派、中国国民党及其他党派、社会团体、军事、检察审判、公安司法行政、民政、人事、劳动、外事侨务、城市建设、环境保护、房地产、建筑业、风景名胜旅游、经济综情、经济综合管理、电力工业、煤炭工业、冶金工业、化学工业、建材工业、机械工业、船舶汽车工业、电子工业、轻工业、食品工业、纺织工业、塑料工业、医药、交通、港口、邮电、农业、水利、乡镇工业、商业、供销合作社、物质、粮油经营、对外经济贸易、财政税务审计、金融、科学技术、教育、文化事业、文学艺术、著作、文物、方志档案、报刊广播电视、卫生、体育、宗教、风俗、方言、人物等65卷,卷下分章、节、目。《镇江市志(1983~2005)》减少为政区、中共地方组织、军事等49卷,结构同前,但部类与卷的排序则进行了调整,如地理部类由原来4卷增加为“政区”“自然环境”“风景名胜”“人口”“环境保护”“国土和矿产资源管理”“水利”“交通运输”“港口口岸”“城乡建设和管理”“开发园区”等11卷,将政治部类由经济部类之前调整为之后,将原地理部类中的“辖县概况”改“辖市(区)概况”移到人物部类之后,把“水利”“交通”“港口”从经济部类中剥离出来归入地理部类。同时,将目录,改为总目、册目录、卷目录,使读者翻阅更方便,更凸显该志体例结构的完整性。

        在篇章设置上,除沿袭前志中的自然环境、人口、环境保护、房地产、建筑业、教育、卫生、体育等门类外,又根据新的形势与社会分工有所更易。有些属于调整,如鉴于前志按照工业门类分设电力、煤炭、冶金等卷,对工业的记载较为分散,将之归并为“工业”卷;供销合作商业、物质统购流通、粮油经营的社会地位大不如前,该志将之降格处理,用“商贸服务业”卷统辖;“方志档案”分别改隶“地方人民政府”“中共地方组织”卷下;改“著作”为“书目”。有些则属于创新门类,如当今社会属于信息社会,信息产业对社会发展的贡献越来越大,新设“信息产业”卷;首轮志书重科技,而对社科科学关照有所不及,该志将社会科学与科学技术并重,设“科学技术 社科科学”卷;经济建设是当今社会工作的中心,开发区建设与发展民营经济多属其中的重点或发展方向,该志因势利导,新设“开发园区”“民营经济”卷;近些年政府创新社会工作,重视社会服务、福利保障改革,关心人民生活,该志因而摈弃部门旧见,创置“社会事务管理”“社会保障”“居民生活”等新门类。

        在体裁运用上,《镇江市志(1983~2005)》述、记、志、传、录、表、图照等并用,也时有新意。该志图照有525帧,分书前集束彩图、分卷卷首插图与文中插图三种形式。书前集束彩图,除政区图、城区图外,首见按照“城市名片”“城市风光”“城市交通”“经济建设”“社会事业”“文明民生”等编排的,尤其是“城市名片”类彩照又细分12小类,集中反映镇江“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国家园林城市”等城市形象。分卷卷首以“小资料”形式加入插图,在新志中比较稀见,为该志增添了不少书卷气、文化感。述,这个体裁诞生于民国黄炎培《川沙县志》,《关于地方志编纂工作的规定》(1998)已定为新方志的基本体裁。《镇江市志》在卷首设有“总述”,各卷标有“概述”。有鉴于前志“总述”分三个部分概述镇江人文特征、经济发展现状和社会事业发展现状,与专业分志有重复,“概述”的标题名目不断重出,《镇江市志(1983~2005)》删除各卷“概述”,改为无题小序,以方便读者导读;“总述”改五大板块,以暗含标题形式对镇江社会全貌及特色、成就进行了高度的提炼,并点明因果。索引是近代出现的新体裁,首轮志书重视不够,二轮志书成了标配。《镇江市志(1983~2005)》在志末编制了主题索引、表格索引、人名索引,3个索引标引词均按汉语拼音音序排列顺序,较《镇江市志》,该志的资料查阅检索大大的便利。

        三、扬资料性强之特长

        英国著名学者李约瑟在《中国科学技术史》中说:“在中国出现的一系列地方志,无论从它们的广度来看,还是从它们的有系统的全面性方面来看,都是任何国家的同类文献所不能比拟的。”方志之所以受到广泛的重视,主要在于它拥有珍贵的资料。首轮《镇江市志》以资料性强受到好评,著名方志学家仓修良教授评曰:“若是单从篇目设置看可以说平淡无奇,文字上也朴实无华,可在内容上它却具有人无我有的重要特色。”《镇江市志(1983~2005)》也深谙修志之道,在传扬方志资料性强方面不遗余力。

        其一,在叙述中保存资料。方志属于资料性文献,方志书写的基本形态就是通过分门别类,以撰写单元为基本单位来保存资料。《镇江市志(1983~2005)》以节或目为撰写单元,透过节或目的叙述把相关的资料书写下来。如“农业”卷“种植业”章“水稻”节,分种植沿革、品种演变、栽培技术、病虫草害防治四方面全面记载镇江1983年以来水稻种植发展历程,所附《1983~2005年镇江市水稻产量表》系统保存镇江水稻历年种植面积、单产、总产资料。与此同时,该志还注重“点面结合”来增加资料的厚重感。镇江地处居长江流域下游,宁镇山脉和茅山山脉过境,有秦淮河、太湖湖西和沿江水系三大水系,属于水旱灾害频繁发地区。该志特设“水利”卷,系统记载各种水利、防洪抗旱设施的修建。在“防洪抗旱”章,分“防汛排涝”“防旱抗旱”“抗击台风”三节,除各节寥寥数语及《1983~2005年镇江市历年水旱灾害情况简表》纵向反映灾害发生史外,均以典型年份,如1991年百年一遇大水、1995年洪水坍江、1996年长江特高潮位、1998年长江流域大洪水、2002年洪涝、2003年罕见特大暴雨、1994年特大干旱、2001年大旱、1997年抗击11号台风、2005年抗击9号(麦莎)台风,重点记载。在典型年份中,有灾害发生过程,灾害造成的损失,更有抗灾救灾典型事例。这样的记述,避免了一般淹没典型。

        其二,设置特色篇章,集中保存特色资料。反映与体现地方特色、时代特色,是对新方志的基本要求。基于镇江拥有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国家园林城市、国家森林城市、长江中下游重要的区域中心城市等多项响亮的城市名片,《镇江市志(1983~2005)》在总体设计时就非常重视运用“篇目法”集合资料来凸显这些城市名片。根据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评定的指标体系,镇江获得此称号的主要依据是:历史悠久,有大量的文化遗存,以及得天独厚的优美自然景观对城市形成发展有重大影响。该志因此专设“风景名胜”“文物”两卷,分别对 “三山”风景名胜区、南山风景名胜区、西津渡古街名胜区、耑山风景区、茅山风景名胜区、宝华山风景名胜区、南朝陵墓石刻、其他风景名胜(伯先路近代建筑群、梦溪园旧址、季子庙三国城等)的开发历史、重要景点景物,各种博物馆(纪念馆)(镇江博物馆、镇江革命历史博物馆、茅山新四军纪念馆等)的建馆历史、重要馆藏文物,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重要考古发现,一一予以浓墨重彩地记载。上述特色资料的集中入志,呈现出镇江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历史与现实交融的独特韵味。

        其三,专题资料入志,增加记述深度。二轮志书总体质量不错,然也有部分可能由于面广、事多,对记述的面上整体性关注较多,而对于如何加强记述的深入性研究不够。《镇江市志(1983~2005)》对此有一定的关照,并运用两种方式来处理。一是正文中设章节或小目,如茅山革命老区在镇江市属于贫穷落后的地方,镇江市非常重视与关心老区的发展问题,1985年专门成立开发指导小组。有关茅山老区的开发,既关乎农业,又涉及城镇化、工业建设、教育等多方面,于是该志设置“茅山老区开发”章,集中记述茅山老区开发与脱贫。专记成为增强志书记述深度的有效尝试,首轮《镇江市志》曾新设2篇专记,颇受好评。《镇江市志(1983~2005)》更为重视,专记扩充为一卷,将“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镇江”“古运河综合整治”“镇江沿江开发”“沪宁高速公路镇江段建设和扩建”“铁路三线迁建”“润扬长江公路大桥工程建设”“扬中长江公路大桥工程建设”“‘金山之光’艺术节”“关于大韩民国临时政府与镇江的研究”等专题资料写成17篇专记,集中体现镇江的地方特色与时代亮点。

        此外,该志附录中选录《国务院关于镇江港对外国籍船舶开放的批复》《江苏省人民政府关于调整镇江市市区及丹徒县行政区划的批复》《中共镇江市委关于进一步加快发展个体私营经济的决定》等24份重要文件,《镇江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地方志编纂工作的通知》《关于做好〈 镇江市志(1983~ 2005)〉人物卷编撰工作的通知》等4份修志文件,尽管数量不算太多,但多事关镇江施政决策、规划与修志方案,具有非常珍贵的史料价值。

        总之,《镇江市志(1983~2005)》全面系统地记载了断限内镇江市自然、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等方方面面的历史与现状,内容宏富,资料翔实,体例谨严,尤其在处理继承与创新的关系上颇有心得,值得学习。

       当然,正如古人所云“修史之难无出于志”,可议之处也在所难免。如卷七“水利”之“水政”与“水利管理”分设两章,致使水利管理的内容单薄,“水政”应归入“水利管理”为好。卷十一“开发园区”第二章“辖市(区)开发区”之第六节“镇江润州民营经济发展管理委员会”,从名称上看是开发区的管理机构,而不是开发区,建议修改标题。卷四十五“民俗 方言”之“岁时习俗”节将“回民节日”归入农历传统节日,不妥。回民节日,是按照伊斯兰教历推算的,不是依汉族农历,建议将“岁时习俗”下的“农历传统节日”“公历新兴节日”改为“传统节日”“新兴节日”,这样“回民节日”的归属问题就避免了。人无完人,志无完志。上述细小瑕疵,丝毫无损于《镇江市志(1983~2005)》在笔者眼中作为一部“名志佳作”的评价。

 
 

《镇江市志(1983~2005)》,方志出版社2014年版,第2964页。

② (英)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五卷第一分册,科学出版社1976年版,第44~45页。

③ 仓修良:《仓修良探方志》,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275页。


南京市 -
鼓楼区
雨花区
栖霞区
高淳区
溧水区
无锡市 -
宜兴市
徐州市 -
铜山区
常州市 -
武进区
苏州市 -
张家港市
昆山市
吴江区
工业园区
南通市 -
海门市
通州区
如皋市
如东县
海安县
连云港市 -
东海县
灌云县
灌南县
淮安市 -
洪泽县
盐城市 -
东台市
射阳县
建湖县
滨海县
盐都区
扬州市 -
宝应县
高邮市
仪征市
江都市
镇江市 -
丹阳市
句容市
京口区
泰州市 -
靖江市
海陵区
兴化市
宿迁市 -
宿豫区
-政府网站链接-
 版权所有:江苏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苏ICP备070048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