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方志之窗 > 志鉴研究 > 方志论坛 >

喜读《如东县志》(重修本)

发布时间:2016-08-31 11:41:00  来源:《江苏地方志》  作者:吴福林
       《如东县志》(重修本)(简称《如志》)读之,甚喜,我看到了编纂者的努力和功 力。地方志,究其实质,乃资料书,其价值在于资料的翔实珍贵与否。资料是否翔实、源头 是否清晰、过程是否清楚、结果是否明白是地方志的资料生命所在。 就志书内容而言,无论是从旧志传统来看,抑或是从用志考察,重在地、人、物、事四 个方面,可谓志之内脏。古人云:“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本文据笔者从事地方志工作、 阅读使用地方志书的体会,借古语略抒读后之一些感慨。
人杰“地灵”
       地方志姓“地”,先谈“地”字。应该承认,不 同地方的地气迥异。一地的地气,决定了一地的人、 物、经济等等的特色,而各地的地气不同,特色也各 自形成。志书应该重视记“地”,记好“地”。 要说明的是,此“地”,广义言之,可以涵盖志 书之所有地情。这里所言,乃指一地之山川、街道、学校、企业、机关等等。这些内容,乡人自然清楚不 过,乃至闭眼即至。因此,亦易忽视。然而,随着岁 月流逝,“地”会变迁,便生模糊,甚至消失,便产 生问题。
       笔者在地方志工作中有两件事感触极深。
       一是云南明朝南京移民前来寻根,报出南京地名 柳树湾,地方志却无载,后在一方碑文上找到此地名, 只能知道大概方位,具体在何处只能成谜。这是600《如东县志》(重修本)(简称《如志》)读之,甚喜,我看到了编纂者的努力和功 力。地方志,究其实质,乃资料书,其价值在于资料的翔实珍贵与否。资料是否翔实、源头 是否清晰、过程是否清楚、结果是否明白是地方志的资料生命所在。 就志书内容而言,无论是从旧志传统来看,抑或是从用志考察,重在地、人、物、事四 个方面,可谓志之内脏。古人云:“物华天宝,人杰地灵”,本文据笔者从事地方志工作、 阅读使用地方志书的体会,借古语略抒读后之一些感慨。如日东升 如东县志办供稿余年前之事,柳树湾大概亦为当时的平民区乃至贫民 区,因而忽略失载,造成后人寻根的遗恨。
       二是笔者在撰文时曾发现,民国十二年(1923) 革命先驱沈泽民(沈雁冰即茅盾的弟弟)被中共党组 织从上海派来南京,从事地下工作,开展南京地区党 团建设。其掩护身份,是到南京建邺大学任教。此建 邺大学在南京何处?又是何等样的大学?……遍查志 书,以及民国史籍,毫无踪影。时间方隔90余年,便 成悬案。
       带着如此感触来读《如志》,便发觉志书资料之 详尽,颇有特点。
       首先,宏观展示“地灵”,乃为如东发展之根 基。志书详记如东成陆、地质、地貌、土壤、植被、 气候、水系、水文诸自然环境,拥有土地、生物、 水、气象、滩涂、矿产、潮汐、沙港等多方面宝贵资 源,读后即使如不甚了解如东的笔者亦知如东确为 “东方福地”矣。有此地利,方有如东的发展。
       其次,多角度多层次多方面地揭示“地”貌。如 对县城掘港的记载,在“县治·县城”中,为纵向记 载,综述从唐代到2010年的变化。在“掘港镇”一节 中,亦为纵述,除概况外,扩大到经济建设、社会事 业诸方面的变化,还配以示意图,图示志书下限时具 体镇域结构。还有专题记述,如“旧城改造”、“古 镇老街”等。更有重点实体记述,如碧霞山、国清 寺、城隍庙娘娘殿、石板街、镇洋楼(国梁医院), 乃至新建的欧洲商贸广场、扶海洲仿古街等等。如此 种种,这些关于县城掘港的记载,必是今人和后人认 识和了解它的权威资料。载入志册,如同进入青史, 已成定格。即使以后有变,亦有案可稽而无患矣。
        尤为可贵的是,志书并未停留于此,还进一步记 载了业已改变了的或今已不存的“地貌”。还以掘港 为例,如已经改变了的有民国初年的北培园、变成轧 花厂的清溪书屋、尚存部分建筑的萍香堂等等;今 已不存的有锄金园、大观楼、丛绿山房、管氏古宅等 等。志中记载,还有多多,如已拆毁历代名桥13座, 特别是1976年拆除的明代仁和桥,还附有图照一幅, 极为宝贵。
        再者,志书编纂者对一些地名的溯源或“考 辨”,可见良苦用心,亦见功力非凡。仍以掘港为 例,有《掘港地名溯源》之附记,引用《入唐求法 巡礼行记》《两淮盐法志》、明冒伯麟诗、传统旧 说等,列出四种说法,供读者参考。又如对“岔 河场”进行考辨,认为旧说“岔河场设于唐之中叶”“未知所据”。据近人考证,又据“1975年 底,岔南公社社员在挖丰产沟时,从地下挖出古代 卤井井砖和煎盐盘铁,经考证,时间不晚于宋初, 足可证明岔河在宋初前已是一个煮海为盐之地。明 嘉靖《两淮盐法志》马唐场图标有‘岔河庙’可知 明代岔河仍属马唐场西境。”
        现存的详载,消失的备载,有疑者考辨,如此志 书,今人读之全貌了然,后人查之有迹可循,做学问 者亦可进一步深究。此志书者,诚然信史哉!
“人杰”地灵
        俗云: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再谈“人”。
        笔者在读志用志时,亦碰到两件事。
        一是很长一段历史时期,许多文人把清初大画家 龚贤和扫叶僧混为一谈,认作一人,南京清凉山扫叶 楼甚至悬挂扫叶僧人画像,并认为是龚贤“自写小 照”。其实,不但有诗证文证此乃两人,两个要好的 友人,而且有旧志明白记载扫叶其人,只不过志是 《重刊江宁府志》,不甚普及;记载又略,不足百 字,且云“不知何许人”。在当时文人诗文中,关于 扫叶僧的行状,还是有所涉及的。修志者未能挖掘, 便留下些许遗憾,乃至一度造成错案。
        二是笔者收藏到一幅清同治年间的兰画,有多人 题款,画家署为“扫叶山人”。此人又非上述扫叶 僧,亦非龚贤。此画不俗,题款者多为南京本土人 士,时间明确为清同治十三年(1874)。翻遍志书, 却未找到任何记载,片言支语亦无,真憾事也。
       还谈《如志》,其人物章分人物传记、名人屣 痕、人物名录三节,其传记中收录革命烈士44人,历 代名人206人,名人屣痕收录69人。传记字数,约占全 志的5.5%。诚如编纂者所述,如东水土滋养的人物, 呈现名宦多、烈士多、文人多“三多”特点。
        人物,无疑是志书载入的重要内容。志书记载人 物质量的标准,就在于本土性。本土性人物数量多 少,人物本地资料是否充实,挖掘得是否深透,决定 着志书人物撰写的质量。此外,本土中下层人物应尽 量多记一些。这些资料,往往为人无我有,具有地方 优势。
       《如志》一些人物,记得充实,可谓有血有肉, 事实感人。如烈士吴亚鲁,四次被捕,或坚不吐实, 或据理力争,四次获释,无须赘评,共产党人的铮铮 铁骨和斗争智慧已现于眼前。民国二十八年(1939)6月12日,最后的斗争,吴亚鲁直面国民党军队的包 围绑架,“一边赤手空拳和敌人搏斗,一边高呼: ‘不准破坏团结抗战!’‘打倒汉奸卖国贼!’…… 刽子手把吴亚鲁拉到通讯处门前的街坡上,向他头 部、腹部连击数枪。中弹后仍高呼:‘中国共产党万 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光荣牺牲。”这样的 人物传记,无须写作者加任何评语,由事实说话,感 人肺腑。
        吴亚鲁不但是一位优秀的革命战士,而且才华卓 著。附录中收有其诗《堤边》一首,豪气冲天!诗后 有诗人简介。其实有诗即可,简介可釆用互见法,注 “详见传记”,不必重复。再者,如有简介,应略于 传记,还应与传记呼应。此处,却与传记微有出入。 一是名、字、号,两说有差异,传记说吴亚鲁又名吴 肃、吴渊,字渊之,号亚鲁,简介说,字亚鲁,又名 渊、渊之,笔名耐苦生,特别是简介中说有化名李汉 民,传记中缺载;一是简介中说其曾任中共厦门市委 书记,传记中亦缺载。修志者,细事也,稍有疏忽, 即有小憾。修志难矣,事非经过,不知其苦。
        本土人物,重视中下层者,如传中所载,抱病参 加五四运动英年早逝者潘昌诒、三优虾油创制者王定 扬、砖刻能手鞠长富、自愿舍庵兴学的比丘尼福民、 丁普照蟹黄包制作点心师许玉成、名医罗亚屏及罗应 成父子、武术家戴亚光、“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致 死的名医季少三、地方志工作者杨向东、民间文艺家 赵志毅等等。有一例非常精彩:
        吴泓(生卒年不详) 丰利场人。明嘉靖三十三年 (1554)夏,倭寇百余人从海上登陆,一路烧杀抢掠 至马塘、丛家坝,屯兵丁堰镇,逼至如皋县衙。县令 陈雍十分惊恐,欲收拾细软携妻儿逃命。正待动身, 有一宗姓差人拦轿跪下请命:“为生灵计,在下率兵 御敌,请老爷坐镇县衙督军,以安民心。”宗姓之 言,激发在旁吴、孟二吏,亦跪下请命:“卑职愿以 弓马从之,上效朝廷,下报黎民。”县令陈雍见属员 如此忠心,深受其感,便转移家眷,坐衙指挥。令主 簿阎士奇领兵400前去杀敌。轿前请命两小吏之一名吴 泓,系阎主簿属下一员猛将。身材魁梧,强健剽悍, 练就一身武艺。吴泓随阎策马追寇,杀得倭寇丢盔弃 甲,狼狈逃窜。倭寇溃至潮桥,官兵杀至潮桥。其时 潮桥东北河上唯一桥梁已被民众先期拆除。倭寇至 此,为河所阻,无处可逃。吴泓率兵冲进敌阵,将百 余敌人全部逼至河畔,杀得片甲不留,尸横河滩,污 血染红河水,吴泓得胜而归。……为感谢吴泓解救之恩,又把这条河叫作“吴泓港”。 
       吴泓小吏也,生卒年皆不详,志书仅留抗倭一 事,其忠勇有声有色。文中其余数人,虽着墨无多, 亦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后人如若查找吴泓其人,恐怕 舍此别无矣。
       还有文中的2010年如东县百岁寿星名册,收有百 岁寿星85人,皆普通百姓,且多村民,亦诚可贵矣。 更有,关于中共县委、县政府、参政会、参议会领导 人的任职记载,因为革命时期环境艰苦,资料留存不 易,尤难能可贵。
       这些地方性人物,如若缺载,就会失传。载入志 册,即成人无我有的珍稀独家资料。
       当然,如此而言,绝非反对记载走出地方的大人 物,而是,写如此大人物者比比皆是。如徐述夔,其 本人著作就多,研究他的著作亦多;志书限于字数, 无论如何详不过专著;志书当然要记,要在记载其人 的本土内容,其余略记即可。
        外籍人士入志依然如此,重在人物同本地的关 系,对本地的贡献,抑或在本地发生的故事。如扬州 八怪之一的郑板桥条,在10余字简介之后,主要记载 的是乾隆二十五年(1760)六月,郑应汪之珩之约, 赴丰利文园,居住月半的诗画交往及其价值。此即方 志之道。
        志书如此载人,若非人无我有,至少亦可人略我 详也。如此志书,必珍贵矣。
物华天宝
       “物华天宝”之“物”,乃天之所赐宝物,实为 天地之共同赏赐,必是一地之特产。人们对某故地的 怀念,或因一山峰,或因一池塘,或因一老宅,或因 一旧巷,或因一古树,或因一亲人,或因一祖茔,亦 可能只是家乡一物,乃至家乡一道菜,家乡的一种味 道。
       《如志》记物,未设专章,而用散记,但是,记 得透彻,记得深刻,不但记了“物”的本身,还记出 对“物”的尊重,记出如东人对“物”的匠心和智 慧。 如东临海,靠海吃海。
        如东人用海产品烹制出许 多名菜,如“蛏领头”中的煨蛏领头、蚶子粉丝、文 蛤饼等,“海参菜”中的蟹烧海参,“鱼皮菜”中的 三鲜鱼皮、海蜇皮配佛手红萝卜、荷包虾仁、配以海 参的蝴蝶片、炒鱿鱼、醋熘黄鱼等,“鱼翅菜”中的鸡饱翅(或用三鲜鱼皮)、炒竹蛏、醋熘黄鱼、配以 海参的三丝汤等。
       如东人对海鲜的研究,历史很长,600多年前的 明朝,就有如东人制作的白煨竹蛏干,被收入皇家 筵席,并列为上品。清人吴寿明赞誉道:“海错三 孤贵,肥甘独数蛭。”如东人的探索一直未断,20 世纪70年代中期研制出利用海味干货炼制而成的海 味一碗汤,畅销省内外。20世纪90年代,南通天佳 畜禽水产有限公司精选黄海浅水新鲜小黄鱼、凤尾 鱼等,用20多种纯天然香料、甜汁、卤液等浸制加 工而成的黄花鱼、凤尾鱼,先后被评为全国保护消 费者权益优质信誉品牌、国家质量安全全面达标食 品、江苏省食品市场十佳名优产品。2008年,又对 研究成果,评出如东十大海鲜名菜:烟薰婆子、鸭 吞目鱼烤、栟茶竹蛏、海葵烧山药、芙蓉佛手蛰、 冰镇黄蟹、金牌文蛤饼、泰米西施舌、龙腾载海螺 和琼山鲳鱼。
        如东人对海鲜的研究可谓细致入微,尽力开发, 传承有序。如清咸丰年间,定居掘港的王定扬选用如 东黄海优质麻虾(又名红灯虾),精制成三伏虾油, 传承至今。又如民国年间研制的丁普照蟹黄包,经久 不衰。
        物有多种,即此一斑,亦可窥豹,见《如志》编 纂者之着力也。
赘语言“事”
       志书必然记“事”,此指大事记外志中所记之 “事”。志书记事,除按惯例应要素齐全之外,必须 典型,有时代感和存史价值。“事”之入志,与载入 史册,有同等要求,亦有同等意义。
       《如志》记了许多事,约略举之,如记“海域异 象”,既可备查,亦供借鉴和研究;记“战事”,可 见革命历程;记“1989~2008年代表工程”,展示改 革开放后的建设业绩;记1968~2010年“张雅宾人身 损害赔偿案”,显现司法进步;记1997年“‘1.12’ 经济金融大案”,可知如东反腐领先;记诸特色重点 生态工程特别是2010年“生态创建攻坚年”,环境保 护、生态创建的力度跃然纸上;记1972~2010年间渔 业安全生产事故,前车之鉴,可以为师……
       再特记一例,即“耙齿凌战斗”,全文200余字, 记了时间、地点、日伪军兵力、战果等,虽然文中并未描述作战经过,但从此战耗时三个小时,歼敌日、 伪军各百余人,以及俘获日、伪军数字等,完全可以 看出是一场“恶战”,一次“大捷”。此文,可谓惜 墨如金的佳作。
       然而,编纂者并未停留于此,又设一附记《10 名耙齿凌战斗中被俘日本兄弟致电冈野进、日本人民 解放联盟延安本部和重庆反战同盟电报》全文,把这 场战斗的意义充分揭示出来,新四军官兵不但英勇善 战,骁勇无敌,而且擅长政治攻势,深入敌心。同 时,此事亦告诉我们,日本军人中有顽固的军国主 义分子,亦有反对侵略战争、热爱和平的“日本兄 弟”。
       当然,志书记事,要记得好,并非易事,要下功 夫,深挖掘,勤推敲,多斟酌。读《如志》,至《启 秀旬刊》《栟茶小学半月刊》时,不由惊叹,一个小 地方的小学,竟然能办起报刊,而且不但被江苏邮务 管理局确认为“新闻纸类”报刊,通过邮局发行,还 是民国时期栟茶发行时间最长的报刊,不算前身《启 秀旬刊》,《栟茶小学半月刊》从民国十七年9月30日 到22年8月停刊,办了5年之久。不得不钦佩学校校长 和报刊主编的学识和魄力,当然也赏识当时如东的文 化氛围。
       兴趣大增,不由得刨根问底,校长是谁,主编何 人?在“栟茶小学”条目中,我们得知栟茶小学的前 身启秀小学为蔡少岚于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创 建。蔡少岚又是何许人也?未见记载。至于栟茶小学 校长、《启秀旬刊》和《栟茶小学半月刊》的主编, 亦都未见记载,甚憾。不知《启秀旬刊》有没有留 存,志中《栟茶小学半月刊》配有图照,理应有主编 等资料留存的。这件值得如东人骄傲的“事”,是应 该记得更详实一些的。
       再谈一点关于“婚俗”的事。这是一件小事,笔 者阅读多部新志,发觉婚俗往往被修志者忽视,即虽不 缺载,却大谈旧仪,缺少“新风”。《如志》记有“新 风”却不足百字,哪能涵盖改革开放后新时期各地婚俗 的惊人变化?要记“新风”,定要调查采风,采集口碑 资料,这又是修志者必不可少的另一种功夫。
       志书内容,无论形式如何变化,大篇结构也好, 中篇结构也好,小篇结构也好,万变不离其宗,离不 开地、人、物、事四项。记好此四项,亦良志也。 《如志》当之乎!
 (作者联系地址:南京市富贵山街道佛心桥小区)
南京市 -
鼓楼区
雨花区
栖霞区
高淳区
秦淮区
无锡市 -
宜兴市
徐州市 -
常州市 -
武进区
苏州市 -
张家港市
吴江区
工业园区
南通市 -
海门市
通州区
如皋市
如东县
海安县
连云港市 -
东海县
灌云县
灌南县
淮安市 -
洪泽县
盐城市 -
东台市
射阳县
建湖县
滨海县
盐都区
扬州市 -
宝应县
高邮市
仪征市
江都市
镇江市 -
丹阳市
京口区
泰州市 -
海陵区
兴化市
宿迁市 -
宿豫区
-政府网站链接-
 版权所有:江苏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苏ICP备070048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