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数字媒体 > 口述历史 >

“苏派盆景”发一枝

——对话苏派盆景探索者周斌芳

发布时间:2016-12-30 13:58:00  来源:《江苏地方志》  作者:叶正亭
       叶:每年去苏州香雪海参加梅花节活动,总是又遗 憾、又兴奋。遗憾的是满山、满园的梅花尚未绽开(我 也理解宣传发布有提前量);兴奋的是能见到您的梅花 盆景展,盆中梅花已半开,让提前来探梅的游客也多少 欣赏到了梅之美。
       周:我是光福人,一个园艺工作者,能为家乡做点 事、出点力,是我的荣幸,我已多年为梅花节免费提供 梅花盆景展。我的梅花盆景能早于园内、山上梅花绽 放,是我适当采用了催花技术,目的是不让像您这样的 游客失望而归。
       叶 : 每次看您的盆景作品,都有耳目一新之感,是 一种健康的、阳光的美,充满生机与活力。
       周:这是我追求的盆景风格。传统赏梅以“曲、奇、 疏、廋”为美,我不反对传统,但我觉得传统文化既要学 习传承,更要扬弃、创新。我们完全应该站在古人肩膀 上,看得更远,做得更好。 其实,苏派盆景不保守,一直没有停止过创新的脚 步。上一代苏州盆景大师周瘦鹃先生,借鉴吴门画派 的精华,运用到盆景艺术上;朱子安大师在传统苏派盆 景“六台三托一顶”的基础上,大胆革新,以剪为主,以 扎为辅。尽可能保持其自然形态,达到造型简洁,意 境深远的艺术效果;苏派盆景大师朱永源,制作的具有500 年树龄“秦汉遗韵”,虽有古风,尤有新意,获得了中 国盆景的金奖,多少年了,还是令人百看不厌。
       叶:您是如何走上园艺、盆景之路的?
       周:我是苏州光福镇窑上村人。我们光福是花果 之乡、苗木之乡、园艺之乡。光福有邓尉山,有天下闻 名的“香雪海”赏梅胜地,有“清厅古怪”汉柏的司徒庙, 窑上村是全国五大桂花产地之一。我从小是在旖旎的 风景中长大的,是喝着太湖水、月月看着花、季季吃着 果长大的。从小接受的就是园艺的熏陶,从小印象深 刻的就是一批一批的大学生、艺术家,在我的家乡拍 照、写生,看他们是那样的投入,我也被深深地感染着, 爱着自己家乡,为她骄傲。 1980 年,我高中毕业,就在生产队的盆景园里做学 徒,我每天接触的是盆景,也了解了“劈梅”。
        叶:劈梅是苏州人发明的梅桩盆景,全国有名,苏 州的劈梅盆景多在狮子林,每年赏梅期间,全国爱梅者 纷至沓来,欣赏苏州劈梅。
       周:苏州劈梅的源头可能就是在光福,光福的梅树 绝大多数是经济梅,就是果农希望花后长果子,果子就 是青梅,也叫梅子,是光福农民的经济作物,经济由来 之一。树也会老,一些树龄过了丰产期,且不健康,挂 果少的果梅树,人们就把它们从地里挖起来,树桩锯到一米之内 ,劈开后栽到盆里。用各种梅花品种的枝条 嫁接上去,经过几年管理后,老树开新花,这就是全国 闻名的劈梅桩景。
       叶:您在光福的盆景园干了多久?
       周:就一年。一年后,我就随父亲去无锡工作了, 父亲是无锡无线电厂的花工,而我在另一家工厂—— 无锡钢丝绳厂做花工,一干就是十年。那是一个很大 规模的部属企业 ,花园也不小,近两亩,全由我一个人 打理,我是有基础的,从小耳濡目染,又有父亲指点。
       叶:父亲是您第一位师傅?
       周:可以这么说吧。但我毕竟有高中文化,不会满 足上一代人给我们技艺。我从小爱读书,渴求新知识。 在无锡工作期间,我就利用休息日,跑无锡、苏州、北京 图书馆等,查找花卉、盆景方面的资料,拜访苏州、上 海、扬州、广州等各门派的盆景代表人物,虚心请教。 每当苏州或附近城市有盆景展览时,我都要挤出 时间去观摩、去学习、去取经。我要了解更多的信息、 咨询,了解中国盆景发展现状,了解世界盆景发展的趋 势,努力学习。
       叶:那您的启蒙老师是谁?
       周:苏州盆景艺人何适昌先生。我看到他制作的 盆景与中国传统盆景有明显的区别。他制作的盆景, 给人的感觉就“清新流畅”。他告诉我,他吸收了当时 国际上最高水平——日本盆景的制作方法。何先生的 盆景给了我很大振动,我就是要向高层次看齐。从此, 我就特别希望观摩高规格的盆景展览。
        叶:听说有次在北京的国际盆景大展,您一看就是 半个月?
        周:是的,那是 1989 年,在北京中山公园内中国第 一次举办的国际盆景大展。在历时半个月时间内,我 不仅反复观赏大量精品盆景,接触了许多国内外盆景 人士。盆景起源于中国,因此当时很多人认为中国盆 景技艺永远是世界第一,自我陶醉,不愿正视国外从养 护到制作的科学性和先进经验,门派观念太强,更不能 接受当时国际上公认的“日本盆景第一”的事实,缺乏 深刻的自我反省和自我批判。其实,艺术是没有国界 的,也没有固定不变的排序,人家的盆景艺术确实已高 于我们了,我们国内的许多盆景,就和当时国内许多工 厂生产的产品一样,只要能卖得出去,就一直不变地做 下去,缺乏积极地改进、更新、升级、换代,缺乏进取精 神,安于现状,甚至有点夜大
       叶:您这样的反思是有见地的、深刻的。这样的反 思甚至可以带来理念上的飞跃。
       周:确实如此。就说盆景的取材,很久很久以来, 我们做盆景的基础材料,都是到农村大山里去挖树桩 得来的,其实这种杀鸡取卵的方式,对生态,对环境破 坏很严重。我们现在完全应该摒弃这种落后的方式, 确立“从小苗培养盆景素材”的理念,保护生态,重视环 保。 我自己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开始走从小苗培育 盆景之路,经过多年的养育,培养了梅花、火棘、黄杨等 小盆景 ,很受市场欢迎。
       叶:对盆景艺术认知的升华,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周:其实也就是1989年北京的那次国际盆景大展, 让我对中国盆景、苏派盆景有了新的认识,也结识了后 来成为中国盆景大师的沈柏平、张夷等。 我静思了很长一段时间,又托人从台湾、日本和 欧洲购买了许多盆景园艺书藉,又从大自然和国画、 油画中汲取营养,从音乐中感悟盆景应有的韵律,毅 然决定,告别无锡工厂,回到老家光福窑上村,向友人 借了二万元,创办瑞怡盆景园。我强烈意识到,盆景 艺术在现实生活中有需求,有生命力,我想在这条路 上闯一闯。
       叶:那苏派盆景有市场吗?
       周:我经过市场调研后,发现花果类盆景特别受人 欢迎,成为一种趋势。苏派盆景在全国的情况,由于各 地的区域性、文化层次、经济状况以及喜好者的年龄段 等等的不同,因此也有所不同。我根据各地市场需求 的不同,制作了各种品种、规格、价格、档次不同的盆 景,让苏派盆景走向全国。
        叶:培育场地有多大?
        周:1996年,我把盆景园搬到了镇湖镇,占地50亩。 之后,我在昆山又租了 70 亩地,在无锡,和朋友合租了 165 亩地,扩大规模,形成规模化盆景生产模式。
        叶:主要培育什么品种?
        周:从 1996 年开始,我主要研发鸿运果,它的特 点是叶片革质、色泽光亮,四季常绿,不畏寒暑,挂果期 长。初夏挂青果,秋冬转红,到了冬季,碧绿枝叶,通红 果实,长达半年,人见人爱。在国外,鸿运果树象征幸 福、防祸、智慧、关怀,在英国,每逢圣诞节,人们必用冬 青枝(鸿运果为冬青属)装饰居室,亦可作为友好表示 馈赠他人。鸿运果,中国人又称枸骨,称“鸿运果”更讨 口彩,因此,鸿运果在中国有很大市场空间,无论是在 北京还是在广州,都很受欢迎。2005 年,我攻克鸿运果 盆景商品化难关,2008 年,第一次把一万五千盆鸿运果 投放市场,并且每年以 1.5 万盆的量投放市场,引起业界的轰动与赞叹。
       叶:我听说业内称您是“鸿运果大王”“中国鸿运 果第一人”,媒体多次报道,评价很高。
       周:鸿运果盆景是我的当家产品。此外还有第二、 第三、第四……
       叶:第二是什么?
       周:做景观树,培育造型树。用前瞻性目光看市场, 中国未来的园艺市场需要大量景观树,你想,人们到一个 景点,总想拍个照,留个影,在哪里拍?最好是在风景如 画,有一棵造型树旁留影,比如黄山迎客松等。培育造型 树,其实就是盆景大树化,这是我的追求,已经做了近 20 年,目前,有将近三万棵大树,主要是百年以上的桂花树, 三十年以上的黑松、五针松、罗汉松、青枫、红枫、紫薇,当 然还有大型鸿运果树。目前已开始投放市场。 叶:这是独创行业之先啊! 周:2015 年 5 月,苏州的两大报纸分别以《一个光 福花农的非凡转型》和《十八年栽培一个“梦”》为题, 作了详尽的专题报道,称“为国内高档景观绿化增添了 一个美的选择”,评价很高。
         叶:那您的“第三”,一定就是梅花梦了吧。
        周:我本人特别钟爱梅花,故培养了大量各种梅桩 盆景,并把名声在外的“苏州劈梅”桩,在传承基础上加 以创新。我把枯枝部分加以雕琢,做成舍利和神杖,同 时做成更加符合现代人审美的枝条,把劈梅盆景创作为“枯与荣”“生与死”共存,具有原始和纯真的自然美。 以前有个误区,认为梅花以瘦、以弱为美,其实早在清 代,诗人龚自珍就借“病梅”,影射过清王朝摧残人才的 罪恶。虽然无病呻吟的病态美,在美学上以及盆景审美 中也有一定市场,但我觉得不符合梅花的个性。梅花的 性格是坚贞不屈,凌寒独开,她是勇敢者的象征,也是高 雅的象征。我觉得,做盆景,要选择健康的根桩;做劈梅, 要嫁接健康的枝条。盆景还是应更多地表现蓬勃向上 的健康美,给人以精神,也只有这样,才不至于有的病怏 怏的盆景突发病变而死亡,才会有盆景的传世之作。
        叶:您的事业做得这么大,还时间去参展、获奖吗?
        周:这并不妨碍,参加盆景比赛或展出,是展出自 己艺术成果,也是自己阶段性水平的对外公示。2003 年,我送展的鸿运果盆景荣获江苏省盆景展金奖,2005 年,又获第六届中国花博会一等奖,2013 年,我的一盆 黄杨盆景获中国花博会盆景铜奖,2015 年,鸿运果获苏 派盆景双年展金奖。
        叶:请您介绍一下一盆鸿运果盆景的培育过程。
        周:鸿运果盆景的创作,是一个既快乐又寂寞的漫 长过程。 一、秋天扦插,成活后次年春天从插床移到地里。 二、地栽 1~2 年后,春天萌芽前,把毛坯挖起,淘 汰病弱,整理、修剪,提根再栽地。待发新枝后,设计、 蟠扎,初步造型。三、经过一段时间营养生长,又经过截干,蓄枝,蟠 扎后,开始移栽盆中,修剪、矫正,次年春天,更换盆景盆。 四、全面修剪,等新枝萌发,进行扣水,从营养生长 到生殖生长,目的是控制叶片大小。小而亮的叶片才 是盆景界追求的,至秋天花蕾形成再转肥水管理。 五、春三月中旬至四月底,鸿运果树开花,花落果现,这是关键时期。各个时期需要各种营养液肥跟上, 促其健康成长。 一盆有意境的鸿运果盆景,少则十年,多则几十 年,整个过程,需要培育者全方位的技与艺,根部的稳 实,主杆的曲直入画,枝干的出枝合理,挂果的分布疏 密。我走的是园培苗育成树木盆景之路,不同于上山 砍伐采桩,所以难度更大,需要耐心、恒心和爱心,用时 间来塑造、展示树木本身的美。通过精心的设计与矫 正,避免人为生造的痕迹,创造出“源于自然,高于自 然”的更高境界的艺术之美。这就是盆景的精髓。
       叶:作为一个事业有成的园林绿化工程师、盆景艺 术家,在传承和公益方面有什么样的作为。
       周:苏派盆景艺术需要传承,我自己带了不少徒弟, 一起探讨和提高。逢节假日,常回家看看,经常和父亲 和老一辈园艺工作者探讨,学习、继承老一辈的优秀传 统。我还担任光福工艺协会、光福花木协会两个协会 的常务理事,尽力做好协会工作。我已连续七年在光 福香雪海举办梅花盆景义展,每年有 20 万(2016 年为24.7 万)游客欣赏到我的梅桩盆景之美。义展期间, 也出售我培育的部分梅花盆景,所得款项全部捐给拯 救光福“青奇古怪”基金了,我为保护、拯救这四株将 近二千年的汉柏、“国宝”,尽了自己绵薄之力。2015 年 11月,我接到通知,让我挑选32盆鸿运果精品盆景,布 置在中东欧领导人会晤的太湖论坛会议中心。我觉得 非常荣幸,能让我们共和国的总理和这么多外国领导 人欣赏到我的作品,看到我的劳动成果。
        叶:回首往事,您有什么样的感悟?目前有困惑吗?
        周:我认为一个人一生中最好专业地做一两件事 情。我选择的事业比较适合我,同时也非常有意义。 回顾自己走过的路,“没选错”是最大的开心。盆景、园 艺,这行业非常特殊,一方面需要前瞻性目光,要有思 想,更需要耐得住寂寞,需要毅力。做这一行,不光需 要资本投入,还要具备专业的技艺,最要命的是需要用 漫长的时间来证明当时判断、制作的正确与否。盆景 不象工业产品,可以加班加点。盆景的优劣,在短时期 内是看不出效果的。 就我目前情况来看,要想进一步做大、做强,资本 是最大的制约,技术、人员、场地都不是问题。
       叶:希望您的事业像鸿运果那样,红红火火;像梅 桩盆景那样,坚毅蓬勃;像大型造型树那样,优美而具 有引领意义。
       周:谢谢!
南京市 -
鼓楼区
雨花区
栖霞区
高淳区
溧水区
无锡市 -
宜兴市
徐州市 -
铜山区
常州市 -
武进区
苏州市 -
张家港市
昆山市
吴江区
工业园区
南通市 -
海门市
通州区
如皋市
如东县
海安县
连云港市 -
东海县
灌云县
灌南县
淮安市 -
洪泽县
盐城市 -
东台市
射阳县
建湖县
滨海县
盐都区
扬州市 -
宝应县
高邮市
仪征市
江都市
镇江市 -
丹阳市
句容市
京口区
泰州市 -
靖江市
海陵区
兴化市
宿迁市 -
宿豫区
-政府网站链接-
 版权所有:江苏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苏ICP备07004872号